56 那也得两情相悦

温琼加快脚步走过去,笑着问道:“在门口干嘛呢?”

“准备给你打电话。”修清岩举起手机。

温琼平静地进入客厅,坐在沙发上,伸个懒腰,又往厨房看了一眼,“姜阿姨呢?”

“回去了,她有点感冒,可能是被我传染了。”修清岩坐在她隔壁。

温琼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我去看看她。”说着站起身,准备从修清岩身旁走过。

修清岩一把牵住她的手,“不用去了,我刚刚去看过,她在休息,有刘叔照顾,你去了反而会吵醒她。”

“哦,也是。”温琼推开他的手,打个哈欠,“那我先去洗澡了,作业都还没做。”

修清岩握住她的手,用力往下一拽。

温琼差点坐回沙发上,她眉头轻蹙,“干嘛?”她的语气冷淡,脸上波澜不惊,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修清岩盯着她的眼睛,凝望了她片刻,随后说道:“下午的事情,你不问问?”

温琼一笑,“有什么好问的,你跟江雅约会我为什么要问啊?”

修清岩眼眸一沉,“我没有跟她约会,我说了我是去看你的。”

“可是你们看起来很配啊,你也可以考虑考虑。”这话脱口而出,温琼像是打过无数次草稿一般,讲出来竟会如此顺畅,顺畅到温琼觉得她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考虑?”修清岩冷笑一声,戾气仿佛从眼眸中溢出,“你让我考虑什么?”

温琼肩膀缩了下,“没什么,我随口一说。”

修清岩沉默,眼眸深不见底。

温琼有点绷不住,她转动手腕,猛地收回,“我先上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太过安静,同时,也让这聊天从起初的装作不在意变得令人窒息,局促的氛围正在无限扩大,温琼有些厌烦这样的自己。她只能逃避,上到三楼,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而且她今天也确实累了,还是洗洗睡吧。

温琼刚走到门口,就被人从身后拦腰抱起。她一惊,转头对上修清岩那双漆黑的眼,她挣扎道:“你干嘛?”

修清岩的嘴角带着一丝冷笑,抱着温琼大步地往他的房间里走去,一脚将门踹开。

砰地一声,让温琼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下一秒,修清岩将她摔在床上,柔软的床垫一弹,温琼翻身就要起来,修清岩一把捏住她的双手,将她压制得无法动弹。

温琼睁大眼睛,“你要干嘛?”

修清岩低头,直接堵住她的嘴唇。

温琼摇头躲闪,但修清岩不肯放过她……温琼挣扎到最后,竟失去了力气,泪水从眼角缓缓滑落。

修清岩察觉到她的缓和,轻触她的下唇,低声道:“回应一下我。”

温琼闭上眼睛,身体偶尔会不受控制地轻轻颤抖。

不知道过了多久,修清岩又侧头亲吻她的耳垂,温琼这才开始挣扎,她嗓音沙哑,“修清岩你想要干嘛!”

“想要你!”

“你疯了,我还没有成年!”温琼反抗地更加厉害。

修清岩眼睛微微泛红,问道:“是不是等你成年就可以了?”

温琼尽量维持着冷静,“不是,那也得两情相悦。”

“两情相悦?你什么时候会和我两情相悦?”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是你不敢知道吧?今天那件事,你是不是吃醋了?”

“没有。”温琼下意识地反驳。

修清岩低头,高挺的鼻子轻嗅着她的清香,呼吸落在她的皮肤上,带着暧昧的温度,温琼向后躲避,他却如影随形。

温琼磨牙,“你放开我……”

修清岩痞痞地勾起嘴角冷笑,“不放。”

温琼望着头顶的琉璃灯,光彩流转,她的人生怎么突然之间被迫改变了跑道?明明,她一开始不是这么计划的。

正想着,修清岩再次俯身亲吻她,他没再压着她的手,而她却只是握紧了拳头。直到……修清岩眼睛一亮……

下一秒,温琼将他狠狠地推开,飞快地下床,冲了出去,快速跑回自己的房间,落锁。

修清岩靠在床头,摸了下嘴唇,坏笑地舔了一下嘴角,又笑道:“怎么这么纯情啊?”

温琼趴在床上,脸埋在枕头里,手紧紧抓着床单。是的,她刚刚回应他了。虽然不过是刹那之间,她就清醒过来。

温琼闭上眼睛,只觉得天旋地转,以后,她该怎么办。

这一夜,两个房间,亮了一夜灯,屋里的人辗转难眠,他们在想些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天蒙蒙亮,温琼爬起来洗漱,刷牙时发现嘴角一阵刺痛,她凑近镜子一看,发现嘴角被咬破了。

外面天色渐亮,她拉开窗帘,看着灿烂的朝阳升起,修清岩那个房间可以看到落日,一东一西,明明不该有任何交集。

温琼深深叹了口气,转身拉开衣柜,穿好校服。

她没急着出去,而是先推开一条缝,看了下走廊尽头的那扇门,见那边没有动静,才快速地出去,把门轻轻关上,拎着书包,往楼梯口走去。

这时,修清岩的房门突然打开,温琼脚下踉跄,差点跌倒,幸好她扶得稳。不等修清岩靠近,她已经急急忙忙下了楼。

司机老刘端着粥出来,放在桌上,看到温琼笑了笑,“起来了?”

“刘叔,姜阿姨还没好吗?”温琼把书包放在身后。

老刘说道:“还没,怕传染你们,不过已经好得差不了,我想让她多睡一会儿。”

“嗯。”温琼坐下。

身边椅子被拉开,温琼知道是修清岩过来了,一点眼风都没有留给他,默默喝着粥。

修清岩也问老刘,姜阿姨怎么样了,要不要叫医生。

他的嗓音有点沙哑,说话时就在耳边,温琼的勺子停顿了下,一筷子的小菜夹到她碗里。

修清岩低笑,“怎么不跟我打招呼?”

“早。”温琼心里暗暗翻个白眼,埋头继续吃。

“早。”修清岩舒爽了。

两人彼此打完招呼,安静地吃完早餐。张叔已经将车开到门口。修清岩打开车门,自己不上,看向温琼。温琼绕过车尾,去坐另外一边。修清岩深深地看她一眼,也紧跟着坐了进去。

张叔启动车子,开出别墅区,往学校驶去。温琼靠在椅背上,望着窗外的风景,修清岩低头玩着手机,到了下车的地点,他们一前一后往学校走去。

这一回,温琼走在修清岩前面。气氛沉闷,两人始终没有交谈。

临近校门时,修清岩揉了揉嘴角,喊道:“温琼。”

温琼的脚步虽然没有完全停下来,但还是缓了缓。

修清岩带着一丝坏笑,“我嘴角很疼,你疼吗?”

温琼脚步加快,后来干脆跑起来。修清岩看着她那飞扬的马尾,忍不住咳笑出声。

孟凌和曾鸣见鬼似的看他。孟凌忍不住说:“岩哥,你一大早这么开心啊?”

曾鸣也嘀咕道:“当然开心了,昨天跟江雅大美女传绯闻,微博都炸了,岩哥,你的粉丝涨了一百万,白赚一百万的粉丝啊,啧啧。”

修清岩手插在口袋里,没有回应,懒洋洋地往理科班走去。

同学们今天对修清岩格外关注。虽然热搜早被撤了,有关修清岩与江雅的消息也被删得差不多,但神秘X是W城太子爷修清岩的消息余温尚在。他叔叔从政,他父亲从商,而他父亲的这个商,跺跺脚就可以撼动半个国家的经济。修家这个大家族,旁支众多,萧晴也与政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修家爷爷那一辈的叔伯都是从Z央退下来。

平时看不出来,真有什么事情发生,才会淋漓尽致地彰显修家的强大。它们就像一个稳定运行的系统,每个人各司其职,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网络上的消息才会撤得那么快。

虽然网上的消息被压下来,但是大家已经猜出了神秘X是修清岩,看过微博的同学们也都知道。修清岩今天到学校,注定走到哪里都有人偷看,尤其是流量花旦的那一下拉手,更是让人无比好奇,不过没人敢直接问修清岩,只敢背地里悄悄讨论。

温琼所在的文科班这边,毕竟不是修清岩的地盘,讨论起来更加明目张胆。

苏果儿一见温琼进来,立刻将她拉过去,问道:“昨天的微博你看到了没?”

“没看。”温琼摊开作业本,补最后一点作业,昨晚本来打算做完的,可是心情复杂也就没写。

“哎呀,你怎么没看,错过了一场好戏,你说这个神秘X到底是不是修清岩啊?”

“不知道。”温琼埋头苦写。

苏果儿点着手机屏幕,“他真的好帅,你不知道有一个视频,拍的修清岩喝咖啡还有跟江雅聊天的场景,他微微抬头,露出帽檐下的眼睛,可帅了。我现在一点都不讨厌他,甚至还有点粉他了。”

温琼,“……”

苏果儿又说:“我关注他的微博了。”

班上的女同学突然尖叫了一声,苏果儿跟着喊了起来,她推着温琼道:“你看,神秘X发了新微博,刚刚发的。”

“我的天,他说他有女朋友了!”

温琼握笔的手一滞。

“我靠,什么嘛?用户不存在,耍我们啊,你看……”苏果儿把手机放在温琼的面前。

温琼匆匆看了一眼,笔哐当一声掉在桌上。

X少:心有所属,女朋友@W情妹妹。

温琼耳根发烫,她立刻低下头,拿起笔继续写作业。

苏果儿还在旁边念叨,“什么情妹妹,他有妹妹?还是说他喜欢的女生叫情妹妹,这个W是?”

她后知后觉地看向温琼,又撞了一下温琼的手臂,“这个W不会是你吧?情妹妹什么意思?难道是为了混淆视听?我觉得这个W显然就是你,他高一的时候不是还喜欢过你吗?”

“……”温琼把最后一题写完,作业本合上,拿过苏果儿的一块去交。回来了,苏果儿还在盯着她看。温琼摇摇头,“我不知道。”

“那我问你,高二分班以后,你们还有联系吗?见面吗?”

“有。”还天天见。

“哦?”苏果儿抓过温琼的肩膀,“我想想啊……昨天你去拍广告,外景是在购物广场那边没错吧?”

“是。”

“他也出现在那里,他该不会是去看你的,然后……”苏果儿皱着眉头努力猜测,“不对啊?那为什么他会跟江雅跑了?还拉拉扯扯的。”

这时,上课铃声响起,苏果儿咬着笔头还在思索。

温琼低声道:“你别想了,找个时间,我再跟你说。”

苏果儿眼睛一亮,一脸八卦地看着她,“他跟江雅是不是有点关系?”

“这个我不知道。”

他跟江雅怎么样,温琼是真不知道,未来那么长,上辈子他们订婚也是二十七八岁。她想到这里,笔没握稳,落在桌上,她揉了揉手指。

最新小说: 请不要叫我皇后 大佬夫人她又微笑了 万古第一仙尊 平平无奇小神农 穿越书中做反派 八百秦川 魔女凤灵记 暗陆之末 狙神的小祖宗野又甜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