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商土猎元录 > 第一百一十章 患难姐妹

第一百一十章 患难姐妹

眼看自己致命一击马上就要得手,嘲冈神经格外专注起来,而察蛮慌乱之中,只能挥臂格挡,其表情在赤色焰光之下一片惨白。

“嚣张的丑家伙,瞑目吧!”嘲冈嘶吼着,火光包裹下的他,此时气势正旺,可谓是神挡杀神,佛挡弑佛。

那察蛮此时形同鱼肉,只能任由嘲冈宰割。

但就在嘲冈坚信自己胜券在握之时,一道金光从天而降,化作一个金钟,将察蛮罩在其中,那金光支撑开来,只听“当”得一声,嘲冈的进攻被结结实实地挡开。

“什么?”嘲冈锋芒出势,誓杀赤毛狂贼,可这突如其来的金钟罩瞬间将其最为强势的进攻瞬间化解。

然而还没结束,只见那钟罩将察蛮包裹之后,徐徐上升。

“打不过就逃跑,岂有此理,我们再来过,别做龟孙子!”嘲冈气急败坏,冲着那冉冉升起的金光,暴跳如雷。

然罩中察蛮的眼神无比无比冰冷,俯视着下方怒火膨胀的嘲冈,完全无动于衷。

可嘲冈凝视着半空中的金光,蓦然沉静了下来,他就那么望着,双拳的火光依旧未灭,冒着细小的火舌。

方才我观察到了结界上方的顶界,这察蛮若是逃离的话,那定然出口在上方,我就说这个结界不可能绝对完美,嘲冈心中暗笑道,后脚一蹬,朝着空中跃去,然毕竟极限摆在那,而且空间中毫无着力点,很难一脚跃至界顶,可是既然知道了出口的位置,嘲冈的心也就平复了许多,知道不会像无头苍蝇一样在结界里随意逃窜。

“这个出口可谓是设计得十分巧妙,一般人不会考虑到出口的隐藏点在自己头顶,只不过破绽太多,很难让我不注意到这个玄关。”嘲冈自言自语道,经过了刚才一战,他的底气瞬间充实了许多,自信向来需要积累,从一开始连自己都嫌弃自己,到现在能够力挡一方,他现在可谓是气势正盛,精神焕然。

此时外头晨光熹微,天蒙蒙亮,一切都将醒未醒的样子。

然而施术人绮妃屏一夜未眠,她此时正在结界外望着其中的一切,她的眉头皱紧,口中含着一股绿色的妖气,她似乎准备将这股异气送入结界之中,好让一切都随之结束。

然而绮妃宫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异样,孤身前往探看,正好看到绮妃屏施魅惑之术,将嘲冈困在天狐圣境之中。

“妹妹,你在做什么?”绮妃宫袖子一挥,将其妹扫到了一边。

绮妃屏继续施术,没有令自己的圣境随之被解,她十分不满地盯着妃宫,口中的妖气随之消散。

绮妃宫凝眉命令道:“你快把圣境解开!”

“我不!”妃屏态度十分决绝,没有因为是自己的姐姐而有所让步,违逆之心反而愈加强烈。

妃宫面露无奈,叹道:“你何必如此……”

“姐姐,他跟我们可是有血海深仇,你却如此帮他?”言语间,妃屏狐眼青光闪烁,口中的妖气再起。

妃宫并没有把妃屏的话听进去,而是依旧厉声喝道:“岂有此理,难道你连姐姐的话都不听了吗?我自有自己的道理,你只要听我的话,把嘲冈放开!”

妃屏冷笑一声道:“姐姐,你该不会对这凡人产生了什么感情了吧?不然为什么那么舍不得!”

“这个你少胡乱猜测,你打什么心思我看得一清二楚,如果你还执迷不悟,就休怪我不念姐妹之情。”妃宫的话已经说到了极点,其怀中的白浅似乎也被自己母亲的这种愤怒而有些畏惧,蜷缩着,将小脸深深地埋起来。

而妃屏闻言,也是脸色一变,毕竟比起魅惑之术,自己远不是自己姐姐的敌手,而且凭自己的能力,根本猜不透姐姐的想法,如此衡量下来,她的气势瞬间被削减了大半,虽然并不相信自己的姐姐会对自己下手,可是早些时候曾有先例,见自己姐姐这么斩钉截铁地落言,她心中一震。

“我实在不明白,你究竟心里是怎么想的,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现在失去了祭器,先前的能力也荡然无存,可以说已经接近一个废物。”妃屏还是不甘心,她想据理力争,而且眼看自己就要成功,她更是心中难忍。

“妃屏,你先冷静下来,不管怎么样,从一定程度上说,我们都是战争的受害者,谁都不愿意看到那种结果的发生,你先冷静下来。”绮妃宫的表情十分生硬,她不知道怎样才能说服自己这个无比执拗的妹妹,软硬之下,妃屏依旧是不依不饶。

“姐姐,仇人就在我眼前,我冷静不了!”妃屏的眼神由刚毅转而变成一种恳求,然而妃宫不为所动,她不想因为妹妹的一时鲁莽,破坏了自己整盘的计划。

只见绮妃宫不在过多的废话解释,手势一阵变幻,无数细腻的丝线穿出,妃屏顿时大惊失色,可这一招她根本无力阻抗。这招跟绮妃宫先前对嘲冈所使的招数完全一致,看来她是想通过强行操纵自己的妹妹,来解开天狐圣境。

妃屏的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唯独一张嘴还能随心所欲,只听她撕扯着嗓子,声音无比尖锐刺耳,道:“姐姐,你会后悔的!”

然妃宫依旧埋头寻思,尝试着解开自己妹妹编织的天狐圣境。天狐圣境是天狐精魂所化,是心底阴暗面的汇聚,每个只天狐的圣境都迥乎不同,哪怕本事再高的天狐圣者想解开其他人的圣境也不是件非常容易的事。强行破坏算是一条捷径,可这就意味着施术者的灵魂破灭,因为这一点,注定妃宫一时半会是难以搞定自己妹妹所造的这个圣境。

“姐姐,你死心吧,虽然你我一起长大,可是我心中的痛苦你是不可能完全感同身受,因此也注定你是解不开我的心结,除非我放他出来,否则不等到我死,他永远也出不来。”妃屏语气间充斥着得意,也许只有这一点她能战胜自己的姐姐,虽然只有通过这个方式为难自己姐姐,不过这已经够令妃宫头疼。

妃宫全神贯注地依靠念力在慢慢分解妃屏的圣境,每解一层,眉头就皱紧一丝,没多久,她的眉头已经凝成了一团,双瞳之中的狐光有些涣散。

******

日照正午,光线普照,此时容若已经醒来,可是起身却不见嘲冈的踪迹。

“天辰?”容若眼珠子不停地左右转动着,扫视着任何角落,可连续呼唤多声,却迟迟没能见到自己想见的影子,她的心头有些发麻。

这个时间点了,难道是出去找吃的了?容若看着敞开的房门,只见屋外艳阳高照,强行安慰自己道。

终于,她坐不住了,走出屋外,四处探看,可这诺大的客栈居然一个人影也没有,一片死寂。

“天辰?”容若小声地呼唤着,这种情景之下,她生怕引出个什么东西来,那可就惨了,要知道这么多层的客房,一点人气都没有,要么就是遇到什么天劫怪物,可是明明一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容若越想,越发觉得背后一阵凉透。

于是她准备朝着酒楼的正厅走去,行走期间,她不停地回忆着昨日的情景,可是不管怎么绞尽脑汁,也只能隐隐约约记得自己喝过离合酒之后便不省人事,当然她也不会知道之后发生的争斗有多么激烈。

这个地方好诡异啊,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虽然心头有些恐惧,可当手持苍云之后,她的心又踏实了许多,她拔出冰剑,小心翼翼地在酒楼之中徘徊,待到了客厅一望,这里的桌椅摆得整整齐齐的,完全看不出曾经打斗过的痕迹,而且这里也是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一丝酒气都闻不到。

“我不会是在做梦吧?”容若停下了脚步,突然一股烟气从脚底蔓延而来,那烟气无形无味。

见此烟雾,容若的本来沉下来的心不由又浮了起来,她一边连连后撤,一边探首朝着烟气的根源望去。那烟气正是从前方不远处的门缝之中飘出。

或许里面有什么线索,不然这么逛下去也不是办法,心想着,容若大胆地朝前踏了一步,那烟雾随即散开,再迈一脚,又是一个淡淡的足迹,见没有什么异样,容若胆子也就大了起来,径直朝着那个门走去。

只见那烟气还在不停地从门缝之中泄漏而出,而那个门关得紧紧的,容若迟疑了片刻,朝着门把手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虽然心中仍有忐忑,可一想起自己手中苍云,一股莫名的勇气袭来,令其一咬牙,直接将门打开。

门中一道赤芒闪出,无比刺眼,容若适应了不知道多久才有所缓和。

而此时只见门内有三个人影,皆被烟雾萦绕,而且像雕像一样,三个人纹丝不动。门一开,那烟雾杯屋外的空气抽吸而去,烟雾瞬间散了大半,而三个人也逐渐从弥漫的烟雾之中显露了出来。

最新小说: 超级财富玩家 90后风水师 轮回道路 神州四境 丹武至尊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诡报社 武道世界之玄武大陆 旧日盗火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