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商土猎元录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势均之斗

第一百一十一章 势均之斗

“绮妃屏,你何苦如此为难于我,如今既然让我逃了出来,我绝不会饶你。”嘲冈眉宇之间怒色难消,他在天狐圣境之中备受煎熬,如今终于破开结界,重见天日,自然是有仇报仇,正好一出来便见到绮妃屏就在眼前,随即便准备挥拳而上。

然而绮妃屏依旧是一副冷傲的神色,不过她心中还有有几分佩服嘲冈,毕竟自己的圣境居然被其破解,但是即便抛开天狐媚惑之术,她并不觉得自己未必会输,况且破解之法不过是对方歪打正着罢了。

“算你有几分本事,不过你未免高兴也太早了。”绮妃屏面无惧色,昂首言道。

而绮妃宫还在想法破解妹妹的天狐圣境,此时还没清醒,嘲冈见状以为这绮妃屏连自己姐姐也下狠手,瞬间更是火冒三丈,大喝道:“冥顽不灵的丫头,我今日绝不轻饶于你!”

随着门前的烟雾散尽,容若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了门框当中,别说嘲冈吓了一跳,连妃屏也有些诧异。

“容若,你怎么来了?”嘲冈大惊道。

容若一脸迷茫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眼珠子迷离地徘徊着。

“这究竟是?”

说时迟那时快,绮妃屏瞬身一闪,还没等嘲冈反应过来,她已经锁住了容若的喉咙,得意的笑容随之弥散开来。

“我看你还能嚣张多久!”绮妃屏言语挑衅,望着嘲冈,一脸奸笑。

嘲冈双目怒睁,切齿痛骂道:“你就只会耍这些见不得人的把式,就不能跟我好好较量较量?”

绮妃屏哪里会在意那么多,自从自己的父母惨死之后,她的人格变得十分混乱,她的心可以说完完全全被仇恨覆盖,时至今日,当她见到嘲冈之时,瞳孔之中更是再无其他。

其实仔细想一想,以妃屏的容貌而言,其年岁不在小,而嘲冈算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期间的恩怨实在难以说清究竟是何,不过现实摆在了眼前,绮妃屏对嘲冈眼下只有毫无理智的痛恨,哪怕自己亲姐姐阻拦,也是无济于事。

容若虽然一介女流之辈,可是其骨气傲态完全不在绮妃屏之下,她见有人居然将自己当作人质,气是不打一出来,眼睛一转,用余光瞄了一眼身后的恶徒,嘴角亮起一抹不屑。

“你这未免也太瞧不起人了!”容若将这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吐了出来,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即便声音很轻,可是绮妃屏听完身体不由一震,审视了一下眼前这个女子,只见其身上霜气忽现,周身体温骤减,与之贴近的那一部分肌肤甚至还觉得有些刺骨。

这是什么邪门功夫,好生厉害!绮妃屏呼吸一提,心中暗暗叹道,终于她决定寒气逼人,刺骨难当,将容若朝前方狠狠推了一把。

容若哈哈一笑,返身冷不防地一挥,绮妃屏没有一丝防备,瞬间雪白的手臂上多了一道殷红血影,顺着其皮肤缓缓淌下。

绮妃屏怔怔地后撤了几步,叹道:“是我太大意了!”

嘲冈见容若凭一己之力,已经从黑手之中逃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过此时还不是放松的时候,趁着绮妃屏中伤,精神还没缓过来,嘲冈随即朝前快速扑去,想快速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战斗。

绮妃屏连连退后,几乎不知道如何抵挡攻势,只能硬着头皮,被逼得是一步一步朝着门外闪去。

“方才得意劲怎么不见了?你不是那么嚣张吗?你不是想置我于死地吗?”

这回轮到嘲冈不停地言语挑衅,他也不管自己的攻击有没有章法,一心只顾着发泄,每一拳都使足了力道,可每一拳都没打到位,因此虽然一个气势如虹,一个步步后撤,可实际上,看起来更像是两个跳舞之人相互斗舞。

这边的容若看得是急了,提着苍云,飞身跃起,一道寒冰破从天而降。

相比之下,显然容若的攻击更有目的性,要不是绮妃屏意识得早,否则落地的就不是那几缕青丝,然而恰恰那几缕长发,让绮妃屏突然惊醒了过来,她回身一闪,逃离嘲冈的攻击范围,转而施术准备反击,可还没施法,另一边还有容若的攻势,她眉头一皱,迅速跳开。

而此时,不知道赤胡子从哪里冒了出来,也挥拳加入了战斗,双方你来我往,斗得是不可开交,唯独绮妃宫还静静坐在原地,房间里早就炸开锅。

“好啊,就是你在门口朝我们扔醉汉的是吧,我找你很久了!”容若一见赤胡子,随即将攻势转到其身上,别看赤胡子笨重,可是真打起来,容若占不到一丝便宜。

而嘲冈这边有绮妃屏的牵制,两面争斗随着愈发激烈,剧烈也越隔越远,最后居然打到了屋外,而且显然争斗还没到白恶化的阶段,不过双方势均力敌,打了半天也难分难舍,不可开交。

不愧是亲姐妹,绮妃宫凭着对自己妹妹的了解,和自己高超的魅术,很快就解到了天狐圣境最后一层。这天狐圣境共分十三层,为七情六欲所化,对于情感越丰富的天狐,其所编织的结界就越复杂,施术者以外的人就越难以将其破解。妃屏虽然年以百岁,可是其情窦未开,且性急好勇,所以她的圣境并没有那么复杂,这也是妃宫所暗暗庆幸的。

然而妃宫并未意识到,嘲冈其实在其解开第五层之时,已经从结界之中突破而出,此时正跟妃屏和察蛮打得火热。

即便看起来像是无用之功,可是通过一层层的妙解,她也在一点点地了解自己的妹妹。其实她之前也曾偷窥过妹妹的心境,然而妃屏发现之后,便将自己的心闭锁了起来,这天狐圣境是心灵的一个缩影,通过此,妃宫也算可以好好了解了解自己妹妹的心思。

尘世间,皆以情事看得最重,天狐亦然。人们都说狐为情所生,敢爱敢恨,世间关于天狐情爱之事许多,所以她们内心最为丰富的可谓就情一字而已。然而妃屏却不然,她并没有将最为复杂的情作为圣境的最后一道防线,而是另类地使用了惧作为最后的防护。

这让妃宫有些不明所以,一时间也无从下手。

那场战争之时,绮妃宫并没有在场,那时候的妃屏就像是妃宫手中的白浅一样,不过是一只即将化形的小狐狸,窝在自己母亲的怀中,至于具体的战争经过,妃宫无从得知,她只知道那场战争经历了十天十夜,战后硝烟不散,可谓是生灵涂炭,而妃宫的父母也在那场战争之中被夺去了性命。

妃屏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性格变得十分怪异,哪怕后来变成人形,依旧是如此,也是因为如此,妃宫打算瞧一瞧自己妹妹的心境,想好好了解妹妹内心地阴暗,可妃屏发现后,毫不留情地驱逐。

由于同情自己妹妹童年的遭遇,妃宫可以说一直都很疼爱自己这个唯一的妹妹,也因此常常会有些无奈。

这一层惧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就是源自于那场战争,可是战争的具体经过妃宫根本是毫无印象,对妹妹的恐惧自然也是难以感同身受,这最后一层着实是将妃宫难倒。

许久的努力之后,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对着最后一层暗自发呆。

“那场战争给妃屏带来的阴影绝对是挥之不去的,可是我这个做姐姐的,当时却远在天涯,完全没有为她稍稍祛除这片随时都会将起完全笼罩的阴暗,如今这股阴暗俨然已经成型,恐怕以我的能力,也是难以解开。”

妃宫的脸色晦暗,尤其是许久找不出方法,更是心里焦急如焚,无奈施术者是自己妹妹,除非剥茧抽丝,否则强行破坏圣境,那相当于陷妃屏于万劫不复的境地,这是她无论如何都难以下手的。

要是妃宫知道嘲冈已经挣脱圣境,她也不至于如此两难,不过这就像命里注定一样,老天安排妃宫潜入自己妹妹的圣境之中,偷偷留了个机会,让妃宫解开姐妹二人之间的隔阂。

而现实之中,四人的争斗还在继续,眼看日落西山,四人依旧激斗甚憨,谁都没有罢手收兵的势头,尤其是妃屏,她更是不可能就此鸣金收兵,虽然期间有一阵子被打闷,可是回过神之后,其攻势迅捷如虎,而且实力超群,有好几次差点就将嘲冈打扒在地,吃了苦头的嘲冈自然也不敢掉以轻心,十分专注地格挡着,然真正出招的时候,他也是毫不含糊。

另一头,容若跟察蛮的拼斗也是令人拍手叫绝,一火一冰,一阴一阳,不过显然还是容若稍稍占据上风,毕竟察蛮这体型本身就是抗打抗压,主动出击不是其优势,而容若恰恰攻势激进,毫无保留,两人的打斗千变万化,每一招都迸发出无限的威力,看得人血脉喷张。

这场打斗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停息,或许要等到妃宫清醒之后,才具备讲和的实力,否则双方谁也不服谁,谁也不想率先松手,如此下去,恐怕天明也难见分晓。

最新小说: 超级财富玩家 90后风水师 轮回道路 神州四境 丹武至尊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诡报社 武道世界之玄武大陆 旧日盗火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