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商土猎元录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六耳的下落

第一百一十八章 六耳的下落

随之,镜中画面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加上四周一片漆黑,完全看不清里面究竟发生了了什么,可是这些画面显然已经让匕小纪处于非常被动的境地。。

“匕小纪,你有什么话要说的?”嘲冈的声音突然变得异常冰冷。

然匕小纪收起自己的表情,道:“我无话可说。”

“关键不是你有没话说,而是你到底将小让怎么了?”嘲冈上前抓着匕小纪的衣领,用力地摇晃起来,他极力地克制自己,可是眼下已经十分明朗,六耳的失踪就跟匕小纪有关系,因为这镜中就是匕小纪的记忆,无可否认。

匕小纪咬紧牙关,默不作声,眼睛也闭得紧紧的。

“妃宫姑娘,就有劳你看看匕小纪究竟将小让弄到哪去了。”嘲冈对着绮妃宫说道,既然匕小纪守口如瓶,只能依靠绮妃宫来刨取其记忆中最真实的画面。

不料绮妃宫手势一收,眼前的明镜顿时烟消云散。

嘲冈见状眉头一锁,问道:“怎么?你想包庇你的店员吗?”

绮妃宫摆摆手,轻袖一挥,嘲冈感觉自己的双手顿时不受自己控制,被强行支离匕小纪,只见绮妃宫随之挡在匕小纪跟前,道:“匕小纪是我带出来的,他的脾气我了解,若你苦逼,是难以令其屈从。”

“那你想怎样?”容若哼道,她已经将手放在苍云的剑柄之上,可是随即感觉自己的手像被什么控制了一般,僵硬无比。

绮妃宫淡然一笑道:“既然是我的下属犯错,作为店主,我理应出面,我觉得我能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说得好听,这不是包庇是什么?”容若虽然躯体被受牵制,可嘴上依旧不依不饶。

“你们也可以说是我包庇,但是你们若想当着我的面惩戒我的属下,那只能先过我这一关。”绮妃宫陡然毫不客气地说道,此言一出,容若气得想跺脚,可显然她连动动手指头的能力都没有。

嘲冈心中暗想道:这绮妃宫的能力远远超过我跟容若,她既然愿意出面协调,那暂且看看她究竟想怎么个处理法,要是此时动手,恐怕远不是她的对手。好汉不吃眼前亏,更何况不需要明着给自己惹事。

“好,既然如此,还希望妃宫姑娘不要食言!”嘲冈道。

可容若有些不乐意了,着急道:“天辰,这……”

“有什么事,我们稍后再谈。”嘲冈随即给容若使使眼色,示意其别再纠缠不放,节外生枝。

“好吧,绮妃宫,你可听好了,你若是明日没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我绝对会让你的门店见不到明日的……月亮!”容若嗔怒道。

绮妃宫指头一动,解开对方束缚,道:“你们放心,只要我弄明白原委,自当会给一个你们满意的答复!”

“一言为定!”

“嗯!一言为定!”

******

夜深孤灯,灯前一男一女,目视烛火,静默着。

窗外的虫鸣窸窣,听得那男子心头不由发痒,终于他憋不住了,先开口道:“店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明明……”

烛火前的绮妃宫并没有说话,这令在一旁等待回复的匕小纪心里愈发得着急,只见他实在受不了,站了起来,在屋中来回走动。

“我明明没有那一段记忆,你为什么要无中生有,将这虚有的画面投影上去,让他们将所有的罪责都怪罪到我头上?”

匕小纪觉得自己实在是冤枉无比,可是绮妃宫是自己的老板,他也不能做什么,只能憋着一肚子苦水。

“那六耳猕猴明明就是你捉来的,以我的能力要想捕捉那么一只动作迅如闪电的猴子,谈何容易。你这不是在害我吗?万一他们一怒之下,手起刀落,我还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在。”

匕小纪的话说个不停,在房间上空回荡着,缭绕不绝,可绮妃宫依旧是无动于衷。

“唉!”匕小纪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屁股朝凳子上一坐,继续长吁短叹。

一阵微风从门缝吹来,烛光微微闪烁,绮妃宫一脸平静,挑了挑灯芯,烛火顿时又亮了几分,房间里两人的影子愈发清晰。

绮妃宫看着匕小纪那副无奈的神情,含笑道:“你知不知道那猕猴的来历?”

“这我哪里管得着,这商土什么异兽多得去了,我又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人。”匕小纪正在气头上,随口道。

绮妃宫依旧一副笑意难消,道:“我看未必,你却是是没见过世面,六耳猕猴居然都不认识。”

“切,不就长了六只耳朵,我还见过长八条腿的怪物,也不见得是多稀奇的事吧!”匕小纪转过身来,凝视着绮妃宫,道,“店主,你跟那个叫嘲冈的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我现在越来越不明白了。”

“这个你别管,我的一举一动自有我的道理,你只要顺着我的意思办就行了,有些东西不是一言两语能跟你解释清楚的。”绮妃宫道。

“那你的事我也不想管了,明天那两人就要兴师问罪,到时候我肯定吃不了兜着走,我要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避避风头。”

说着匕小纪起身就要朝门外走去,可还没走两步,身体就不受控制。

“店主,你就别为难小的了,早上的一招弃车保帅,使得我是防不胜防,再不走,我真不知道还会遇到一些什么事。”匕小纪看来是一肚子苦水。

绮妃宫食指一勾,匕小纪随即连连后撤,重新坐会自己的凳子。

“六耳仙猴是天石所化,能知千里,而且六耳听六道。”说着,绮妃宫手触机关,一道暗门轻启,其随之款款迈入,匕小纪不受控制地后脚随至。

暗室之内,巍立一根石柱,而六耳正被绑缚其上,一动不动,看起来还昏迷不醒,身体耷拉着,没了往日的活力。

“六耳是唯一能够通晓六道的生灵,商土之上,即便是东灵华峰,西圣疾信,北司木鬼,南狐绮南天,中将纳兰延天,他们之中最多也就能通四道,尤其是其中的修罗道,目前世上无人能及,你说这六耳是不是稀奇得很?”绮妃宫望着石柱上昏迷的六耳,感慨了一声。

匕小纪说兴趣倒也不是,谁叫绮妃宫是自己的店主,抱怨归抱怨,真正干事也只能硬着头皮,只听他说道:“店主,你就别卖关子了,你就说吧,要我怎么做。”

绮妃宫继续说道:“这六耳应该不是传说中的那只六耳,传说中的那只六耳昔日四圣前去围堵也是无功而返。但是凭我的感知,此六耳不像是赝品,可能是转世或者是其子嗣,目前也就两只耳朵舒展开,另外四只耳苞尚未成熟。若是六只耳朵均成熟,那恐怕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匕小纪被说得一愣一愣的,不由叹道:“有这么神奇吗?为什么我感觉这只猴子没那神通。”

“不说这个了,我此番将其掳到此地一方面是要弄明白其六只耳朵的秘密,另一方面是为了在其身体里植入我的狐晶。”绮妃宫道。

“店主你的意思是……”匕小纪听完,惊愕不已。

绮妃宫凑到匕小纪耳边小声耳语了几句,匕小纪随即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一脸敬佩。

“听明白了吗?”

匕小纪随即连连点头,道:“我明白了,妙,太妙了!”

“那你下去吧,我还要自己单独再待一会。”绮妃宫背过身子,将目光重新转移到六耳身上。

“是!”匕小纪作揖之后,便转身迅速地离开,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六耳猕猴,你或许还不知道,你会是解开商土谜团的关键,六耳听六道,如果传说属实的话,等你六只耳苞舒展之后,这个世界的玄机便会就此解开,到时候,我的意愿就能够实现。”

绮妃宫独自面对着六耳,自言自语道,暗室里的烛光泛着蓝光,投影在六耳满是毛发的脸上,那副无精打采的面容顿时被镀上一层神秘的色泽。

绮妃宫就那么在六耳面前静立着,大概一个时辰过去了,绮妃宫依旧纹丝不动。

这时烛火突然由幽蓝转而变得通红,整个暗室顿时被红光笼罩,然不一会儿,这红光朝着暗室中央汇聚,一点一点。随着结晶凝聚,那红光最后转变成一块精致的晶石,那晶石晶莹无比,悬在空中,散发着迷人的色泽。

在空中幽浮了片刻,晶石的底部抵着六耳的天灵盖缓缓旋转起来,那回旋逐渐加速,并徐徐地朝着六耳的脑袋中钻去。大概过了一刻钟左右,整块晶石完全渗入六耳颅骨,随着一道红色的烟雾飘出,巨大的刺激令六耳的眼睛突然睁大,泛着令人不可思议异芒,森冷的獠牙随之紧紧咬合。然没多久,六耳双目又缓缓闭上,重新陷入沉睡之中。

绮妃宫轻指一弹,束缚六耳的锁链随之被松解开来,六耳重重地从石柱上跌落,可它依旧处于昏迷状态。

只见绮妃宫嘴角一翘,迈着莲步缓缓走出密室……

最新小说: 超级财富玩家 90后风水师 轮回道路 神州四境 丹武至尊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诡报社 武道世界之玄武大陆 旧日盗火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