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商土猎元录 > 第三十一章 金屋藏娇

第三十一章 金屋藏娇

容若倩影黯然,出现在门口,她一时语塞,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用颤巍巍的余光窥视嘲冈的背影。虽说心中怀有愧疚,可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男子,对另外一个女人如此在乎,容若如同百爪挠心,痛入肝脾。

嘲冈眼下一心在怀中女子的安危,何以在意容若此刻心境。只见他忧心忡忡,连忙解开腰间的瓶子,将玉露一点点倒入那女子口中,手止不住一阵颤抖。好在她的呼吸脉搏还在,身体尚有余热,而且那刀口似乎并未伤及要害,只是其脸色无比煞白,有些昏迷不醒。

嘲冈牙咬得咯咯作响,眼中散发的光芒看起来百感交集,让人实在是读不出究竟是个什么滋味。待呼唤几声未果,只见他红着眼,如同一只发了怒的狮子一样,他侧过脸,怒视相回,道:“你干的?这都是你干的?”

“我……”容若欲言又止,呆若木鸡地立在原地,她知道现在怎么解释也是百口莫辩,况且她甚至都不知道怎么解释,她自己似乎也被吓到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嘲冈情绪无比激动,他恨不得一个巴掌过去,以此泄愤,可是他根本下不了手。

容若心中无比茫然,眼眶湿润,啜泣道:“你横什么横!我又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有意的。”

嘲冈悲痛欲绝,浑身抽搐着,颈部青筋清晰可见,他竖眉嚼齿,毫不客气地斥道:“你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没想到你的心肠居然如此歹毒,早知如此,我就不该收留于你。”

或许是近两天发生了太多奇事,嘲冈的脑子已经过度发热,而今日所见,就好比在热油上又添了一把火,瞬间火势简直是势不可挡,而容若显然首当其冲,即将被淹没在这股愤怒的潮流当中。可容若毕竟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哪里受得了这种气,眼见嘲冈变本加厉,她也不甘示弱。

但见容若停止了抽噎,俏眉凝闭,忿然作色,她只觉得心底一阵冰凉,无比彻骨。

“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也没用了,随你怎么想吧。我就是个愚蠢的大小姐,愚蠢得三年之中还傻傻地牵挂着你,愚蠢得第一次出城却是跑来这块鬼地方,期待一次不可能的邂逅。我虽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我觉得你跟我认识的那个天辰已经完全不是同一个人了。他的眼神,他的背影,我一直刻骨铭心,可这些种种,在你身上我完全没看到,你不过是拥有一副跟他一样的皮囊而已,您根本不是他。”容若修长的睫毛上挂满了晶莹的泪珠,迟迟不肯轻易落下。她极力地寻找熟悉的气息,可始终只是心有余力罢了,那种无望的表情谁看了都会忍不住一番怜悯。

只是嘲冈依旧铁石心肠,不耐烦地怒喝道:“你说完了没有?”

“没有!”容若针锋相对,不假思索地应道。

“你现在就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嘲冈面带狠色,咆哮声震耳欲聋。可容若偏偏一动不动,扭着头,翻着白眼,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

登时嘲冈怒火冲冠,待安置好怀中女子之后,站起身子,须眉皱锁,厉声喝道:“岂有此理,难道非要我亲自撵你出去不成?”

“你敢!”

“哼,你看我敢不敢!”嘲冈冷哼一声,一怒之下,两步上前,拽着容若的衣服就往外推。

容若挣扎着,尖叫着,她眼中饱含着忿恨和无望,她觉得自己的心被彻底伤透了,此番刺激之下,那股脾气“噌”得,直冲宵顶。

只见她一下子挣脱嘲冈的手,狠狠地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你就是个没脑子的蠢货,哼,本小姐居然还会看上你,真是白瞎了这双眼了。我不需要你来撵我,我有脚,我可以自己走!”

看着容若悻悻转身的背影,嘲冈陡然觉得鼻子莫名一酸,可是显然愤怒之色占据上风,他时下除了满肚子怒火,再也容不下其他,可以说理智也随之被冲淡。

容若一个人抽着鼻子,默默离开了,那背影看起来无比冷清。

四周的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这时的嘲冈感觉突然心里空落落的,明明是个相识都不超过一天的女子,见到她离开为什么会如此难受。

“唉,或许我该好好问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是不是太冲动了?”嘲冈总觉得心里有股声音在暗暗作响,可随即被另一种声音所替代,“这里也就这么几个人,难道还能冤枉她不成?如此刁蛮的大小姐,就该给点脸色,简直岂有此理!”

要说那露水真的是堪称灵丹妙药,一小瓶玉露入喉,这才没一会的功夫,那女子的面色便徐徐恢复,鼻息也变得匀称了不少,眼看其睫毛,居然开始微微颤动,好像马上就要醒过来了一般。

“木头,我……没……没事”那女子闭着眼,气若游丝,呼唤嘲冈道。

嘲冈闻言,眉头不由一舒,连忙回到床边,关心道:“姑娘,你醒了?”

那女子嘴角微微亮起一抹微笑,低吟道:“别太担心,我还没那么容易死。”

“刚刚那滩血迹是看得我不由心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嘲冈连声问道,他很好奇,明明已经把人家赶走了,却翘首想听到为容若辩解的声音。可惜那女子的回答令其忽地无比失望。

那女子无比虚弱,抿着嘴,沉默了好一阵子。她仿佛是在调息,可看起来又仿佛是在回想。许久之后,她方娇声答道:“当时天黑,我只觉得有一抹刀光闪过天花板,我也不甚清楚,只觉得一阵刺骨,便不省人事。”

看来是昨晚发生的事,也罢,反正人是并无大碍,嘲冈悬着的心放到了一边。

“那女孩是……?”

嘲冈闻言,惊异道:“你……你都听见了?”。

女子莞尔一笑,微微点了点头。

嘲冈支吾着,思考了半天才把话吐了出来:“迷……迷途的一个路人而已……”

“那你就这么把她赶走了?”

“那是她自作自受,居然心起杀机,这种人绝对不能留!”

闻言,那女子随即颦眉,微微睁开星目,低声叱责道:“说你是木头,你还真是块朽木。你好糊涂啊!这林中危机四伏,既然是迷途的女孩,你此番赶人家出去,岂不是害了人家?再则,你好好想想,她何故要伤我性命,若她有心杀我,还能等得到你回来?”

“这……”嘲冈被这么一点,恍然大悟,方才一时性急,不分青红皂白就将所有罪责都扣在容若头上,应该先把事情弄清楚才是。

细想之后,嘲冈顿时为这个深明大义的女子所折服,只觉得自己是个小肚鸡肠,不明事理的糊涂蛋,相比之下,真真是羞愧难当,无地自容。可是人是自己亲手撵走的,且不说自己脸上无光,即便自己致歉悔过,人家还会搭理自己吗?

见嘲冈一动不动,那女子玉手推了推他的肩膀,催促道:“还不快去追回来,愣着干嘛?快去!”

“我……”

“我感觉得出来,她是个好女孩,不会那么不明事理。如果真等到出了事,你会后悔一辈子的!”女子真是为嘲冈的那股拗劲所气愤,她狠狠地将其推开,单手按住床沿,支起病体,嗔怒道:“你若是再不去,今后我若是再跟你说一个词一个字,我就不姓凌。”

嘲冈闻言,不由暗暗感激,因为他心知,这其实是在给自己一个小台阶下。他不由心想,这万一在路上遇到自己先前遇到的那些鬼畜,那定然是凶多吉少,无论如何还是先把她找回来,把事情弄个明白才好。

如此想着,嘲冈点了点头,随即奔出门外。

最新小说: 超级财富玩家 90后风水师 轮回道路 神州四境 丹武至尊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诡报社 武道世界之玄武大陆 旧日盗火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