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商土猎元录 > 第三十二章 同命不相怜

第三十二章 同命不相怜

嘲冈出门之时,屋外乌云浓稠无比,没过多久,雨声淅沥,水珠顺着林间的叶片,串泻而下,激溅起朵朵清寒的水花。

那细腻的雨点,轻轻地拍打着嘲冈的青丝,肩膀,甚至鼻尖,方唇之上,携来一股阴郁之后的清凉。

嘲冈旋即感觉自己忽地清醒了许多,他一遍又一遍地尝试着呼唤容若的名字,可那叫唤如石沉大海一般,毫无回应。

看得出来,他的心在随着时间的推移,正越揪越紧,他生怕容若真的不慎就遇到早上另外一只蛊雕。

随着雨势在肆无忌惮地加大,嘲冈身上的衣袍被逐渐被浸湿,而衣袖之上的血迹也被缓缓冲淡。

他只觉得伤口在雨水浸泡下,传来阵阵难忍的疼痛,那支胳膀只要稍稍一动,就如同肌肉被人硬生生地撕拽一般。

“该死,这伤口再这么下去,恐怕是要恶化。唉,只怪自己当时只顾着斗气,完全忘记自己身上所留下的这些创口。算了,找人要紧。这么一个娇弱的女孩,万一真在林子里出了事,那我真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比起身上的伤痕,其实最让他觉得疼痛无比的,还是那记响亮的耳光,这会正火辣辣得疼。

嘲冈辗转呼唤着,忍着难却的痛楚,继续朝着林子深处找去。

要说起那件事的话,也不能一味地将罪责推卸到嘲冈身上,毕竟当时那种情境之下,换做是谁,也会乱了分寸。

淅淅沥沥的雨丝紧密编织,不一会,已是大雨倾盆。

随着视野越加局限,嘲冈的寻人之事,显得愈加举步维艰。在这如此庞大的雨幕之中,他甚至快分不清东南西北。

“容若姑娘!你在哪里啊,容若姑娘!”凄厉的呼唤声一阵接着一阵,只是依旧杳无音讯相应。

不远处翠叶白绢,嘲冈止步拾起那残破的白绢,停下呼喊。

“这是……这布料不正是她衣物上的吗!”嘲冈端详着,眉头微舒,至少这块布绢足以提示下一步找寻的方向,否则暴雨如注的树林之中找到一个迷途的女子,谈何容易。

嘲冈环视了一周,将布绢塞入怀中。

……

雨夜朦胧,倩影依依,雨泪盈襟。

其所发出娇滴滴的啜泣声,配上雨打芭蕉的声音,听得旁人是肝肠寸断。

只见容若紧紧抿着小嘴,玉喉之中不时传来阵阵哽咽之声,委屈极了。

她陡然觉得那些总是围着自己转的那些侍卫,其实是也没那么不胜其烦。至少他们从不敢忤逆自己,哪怕自己是要一跺脚,他们都要抖三抖,当然更不可能像某人恶语中伤,让自己一颗热心冷透。

本来这次邂逅对于她而已,绝对是一件令人欣喜若狂的事,然而眼下,她只觉得这片树林变得越来越压抑,她甚至都找不到任何贬义词来数落这块荒凉的地方,只想趁自己还未窒息之时,尽快逃离。

然而徒步穿越荒林,如同天方夜谭一般,几个时辰过去了,容若早已经迷失了方向。

容若泪眼汪汪,叹了口气,不知所措。

正当黯然神伤之时,眼前一颗泛着紫色荧光的大树吸引住了她的目光。只见那大树的树叶如同两个巴掌并在一起,层层堆叠。

容若脚步蹒跚,缓缓靠过去。

此时的她,浑身湿透,乌发无力地披在肩头,凌乱不堪,毫无名门闺秀的端庄优雅。

借着树下的一滩雨水,容若隐隐看见了自己时下的模样,也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狼狈,她不由莲口一哼,道:“真像当初天辰第一次出现的样子,像个小乞丐,呵呵,小乞丐……唉,我怎么又想起他……”

容若暗自神伤,开始数起紫光灵叶排空解闷。

真是无巧不成书,这树正是嘲冈素日采撷玉露的那株栖羽桐木,嘲冈找这颗桐木花了近三年的工夫,容若这可谓是无心插柳,随意一晃,居然就碰到这棵紫叶灵木,仿佛有些事情就是冥冥之中注定了一样。

容若暗自觉得稀奇,在京洲城她从未见过长相如此奇特的树木,居然还能散发着如此柔和的异芒。

可要知道,这块树林之中,并不单单就她孑然一人被这颗灵木所吸引,当然这种光芒还招引了许许多多其他东西。只不过雨夜浓郁,它们哪怕就咫尺之隔,却没能相互察觉。

比如说树背面伏栖的一只雌性蛊雕,此时它正闭目凝神,也在这树下避雨。

自从折返发现自己的那口子死于非命之后,那蛊雕也曾撕心裂肺地哭嚎过,从事发至今,它一直徘徊在附近,企图守株待兔,准备寻仇。

雨夜中,桐木下,同为伤心者,同为情感丝,这一切就是这么巧。更巧的是二者照面,泪眼相对。而这戏剧性的一幕便出现在容若来此避雨的几分钟之后。

容若这次可谓是典型的羊入虎口,蛊雕怔怔地起首相望,居然见到一个女子映入眼帘。它正瞅着无处宣泄这种悲恸,突然有人送上门来,自然是目眦尽裂,杀气腾腾。

短暂的眼神交流之后,它喉咙中发出低鸣,利齿寒光逼现。

相比之下,容若见到如此狰狞的猛兽,登时花容失色,脸刷得一下,一片煞白。好在她的意识没有因此停滞,见势不妙,不假思索,撒腿便跑。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大半夜的遇到如此一直畸形的丑东西。悔不该当初,何必来这块鬼地方遭罪!”

容若倩影在雨中绰约飘然,暗香浮动,也不知道是泪,还是汗,跟雨水夹杂在一起,沾湿了丹唇,淡淡的一股咸味如同涟漪一般,悄然荡开。

此时的容若还算冷静,深知利用树林复杂地形的妙法,各种变向,各种拐弯,硬是没让蛊雕拉近距离,然而这样频繁地急停,体力损耗得也异常快。

随着时间越来越久,容若越跑越觉得喘不过气,最后甚至连提脚都觉得艰难。可身后的蛊雕仍龇着牙,紧追不舍,那种感觉真是令容若痛不欲生。

“你这短腿的小贱货,要不是本小姐今日没有灵溪在,哪能被你追得如此焦头烂额?!”

终于容若深感体力不支,两眼发黑,胸口奇闷,两条腿沉得再也抬不起来。无奈之下,她停下脚步,弯着腰,娇喘滴滴。

停下之时,只觉得有股鬼风抚耳,令其不寒而栗。这股阴风无比诡异,她不由心存疑惑。

可正觉得毛骨悚然之时,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蛊雕朝前一跃,跃起有一人之高,直接从侧面扑来。

不想这旁边灌木丛之后有一空洞,这一扑,容若身子往旁边一倾,索性人兽都纷纷跌入洞口。

“哎呦,摔死本小姐了!”容若摔倒在地,抚摸着臀胯,俏容色变。

而蛊雕嗜性依旧,一个翻身,双眼圆睁,凶光了然,一条血红的舌头,舔了舔森冷的尖牙。

最新小说: 超级财富玩家 90后风水师 轮回道路 神州四境 丹武至尊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诡报社 武道世界之玄武大陆 旧日盗火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