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商土猎元录 > 第三十五章 阴谋得逞

第三十五章 阴谋得逞

“癫老头,你到底是在看什么呢?”容若好奇地缓缓凑近,只见癫不乱正注视着石柱之上镂刻的浮雕,似有所思的点点头。

虽说这石柱也蛮稀奇,不过容若此行的目的是想见见这洞穴之中的怪物。

然而到目前为止,风平浪静,一点都不像是进入鬼怪老巢的感觉,不过除了两人的鼻息声,这四周的确安静得恐怕。

容若心想,这鬼怪之说定然也是这老头杜撰之说,这四面除了石壁,一览无余,哪里能藏得了什么旷古巨兽。

她不禁暗笑自己傻,居然还会对一个招摇撞骗的老头信以为真。

“癫老头,你说的怪物呢?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在骗我?!”

“嘘!你听……”癫不乱煞有介事,突然神情无比认真起来。

然而任由容若如何竖直耳朵,愣是也没有听到一丁点声响。

“癫老头,你要是再拿我寻开心,我可生气了!”容若嗔道,撅起秀嘴,挥动着拳头。

癫不乱却是默不作声,一动不动的呆立在原地,像在闭目凝神。

臭老头,摆明了又是在戏弄于我,我真是傻,早就应该扭头离去,怎奈得现在骑虎难下。

容若叹着气,眼下她不敢独自一人离开,不禁那洞道之中黢黑一片,而且这地宫地形复杂,万一在洞道里出了什么事,根本不可能指望有人救得了自己。

思之再三,容若只好沉下气,好好瞧一瞧,这癫不乱究竟在搞什么花样。

可是那老头也不知为何,半晌却是不动分毫,一丝晃动都不曾有。这令容若在其身后等得有些枯燥。

这么久了也不见得洞穴有何危机潜伏,容若放松了警惕,她捶捶自己的腰背,心里不禁念叨道:这老头一路上就没几句实话,刚刚入洞的一系列话估计也是一番玩笑话,可笑的是,我居然信以为真,还真就老老实实地呆在他身后。

这么想着,一种逆反心理在隐隐作祟,终于容若再也忍受不了那种乏味,跳出了癫不乱的影子,伸了个懒腰,开始四下走动起来。

石壁上这些精美的浮雕可谓是鬼斧神工,虽然容若身世华贵,可是这洞壁的镂刻不得不说,第一眼就让其觉得震撼无比,就连洞壁的小烛台看起来都像是罕世精品。

细看之下,这洞壁之上的雕刻似乎是记载着某些东西,人兽之貌栩栩如生,内容庞杂交错,容若一幅一幅地端详着,不由得感觉身临其境。

“真是别有洞天啊……”容若感慨道,她嘟着小嘴,轻敲石壁,这一圈走下来,花了大概有半个时辰。

待浏览了一遍过后,她回眸瞥了一眼石柱边上的癫不乱,本想看看他究竟在搞什么猫腻,哪知他依旧像个石像一样,纹丝不动。

“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癫老头,你到底要待多久,我要回去了!”容若坐立不安,开始耍小性子,俏眉拧在了一起。

怎奈得癫不乱依旧不得一丁点反应,容若一气之下,冲上前去,狠狠推了一把。

也不晓得这癫不乱中了什么邪,居然被轻易推到在地,连容若自己也被吓了一大跳,浑身汗毛直立。

“癫……癫老头……你……你别吓我……”容若随即趴上前去,只见他胸口任由起伏,鼻息声尚在,就像熟睡一般。

不明所以的容若不由惊慌失措起来,她不停地推搡着癫不乱的臂膀,希望即刻将其唤醒。

可是任凭其如何折腾,他仍旧是双唇微启,鼾声阵阵。

“该死的臭老头,站着居然都睡着了,把我吓得够呛,简直是岂有此理,看本小姐不好好借机报复一把!”说着,容若挥起自己的小拳头,准备朝着癫不乱身上击打而去。

这时,石柱一道金光闪烁,转瞬即逝,然而这足以引起容若的注意。

“这是?”容若收回绣拳,从地上缓缓站起。

方才癫不乱站着,挡在平台之前,如今他倒下之后,容若注意石柱前的平面上出现一副卷轴。

只是那卷轴似乎放置了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上面已经裹着厚厚的一层灰尘,根本看不清卷轴之上到底书写了些什么。

她迟疑了一番,回头偷偷瞟了倒地的癫不乱,见其鼾声依旧,她久久地端详着那副卷轴,不由想瞧瞧这上面究竟记录了些什么神机。

久居京洲城的容若并不知道,这卷轴其实是猎元人接受任务的一个传介,如今竟被她认为是什么稀奇玩意。

只见她一手捞起卷轴的一端,清口一吹,灰尘顿时少去了大半,可她的心头却多了几分忿然。

“空白卷轴?哼,又被癫老头耍了!”容若气不过,颦眉切齿,将卷轴往地上狠狠一甩。

谁知,随着一阵“轰隆”闷响,石柱上的浮雕似乎突然有了生命一般,缓缓旋转起来。

其表面淡淡的荧光纹路自上而下传递着,连绵不绝。

“哇……好壮观啊!”容若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痴痴地感叹道。

洞穴微微晃动,四周细响石缝摩擦的声音,登时,容若感觉整个山洞都在动。

最后,只见一道金光飞现,直窜那卷轴而去,打中之时,卷轴上居然神奇般地出现一副图画。上面印着的是一个乘着巨鸟的神人,仙风道骨,鹤发童颜。

“这石柱好神奇,居然能够自己作画!”

容若明眸含光,咧着朱唇。兴奋得就跟个孩子似的。

待画面完全呈现之后,那卷轴自动一合,“嗖”得一声,飞入容若怀中。

这下容若顿时一脸茫然,嘀咕道:“难道这画就算送给我了?”

“不仅仅送给了你,还要一辈子缠着你!”正当这时,癫不乱竟拍拍手,从地上跳了起来,得意地笑着,看来方才是在装睡,洞中所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了眼里。

“癫老头,你这话什么意思?”

癫不乱一脸坏笑,娓娓说道。“哈哈哈,实话告诉你,这画其实是一道结界,而这个结界势必要封印住一方,要么困住话中人畜的神元,要么就套住持画者的灵魂。你方才的一番举动,已经将其激活了,真是恭喜啊!”

“你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我一句话没听懂?”容若隐隐听出了问题的严重性,不过她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坚信又是癫不乱在恫吓自己,不就一副画而已,又能怎样,大不了撕了一了百了。

癫不乱佯装惋惜道:“早叫你老老实实跟在我身后,别惹是生非,没想到你就是不听。唉,自作自受,这下老天爷恐怕都救不了你了。”

“哼,我才不信呢!”容若摊开手中画轴,星眸之中,寒光乍现,只见其玉手一使劲,居然瞬间将画轴撕成了两半。然而这还不能令其放心,她又加撕了数下,这才罢休。

然而此番行径并没引得癫不乱神情的一丝变化,他捋着自己的长须,笑而不语。

果然,容若神气不过几秒,那碎片荡为云烟之后,其身后的石柱之上乌云悄然密布。

片刻之后,从云层中居然蹿出几道嶙峋的闪电,朝着容若娇弱的身板狠劈而去。

容若大叫了一声,口吐鲜血,被劈倒在地,随之身后传来一阵烈火烧灼般的难却疼痛。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令其疼得眼泪直流,啜泣声丝丝入耳。

癫不乱敛容,心疼道:“小丫头,这卷轴只是一个载体,当你接触那玩意那一刻起,就相当于是一张契约。即便实体被你撕掉了,可这个契约它会像个诅咒留在你的体内,直到画中之人被猎杀。否则,自己的灵魂会被一点点地蚕食掉。”

“癫老头,我恨你!”容若颤栗着,发出鸿雁哀鸣般的哭腔,晶莹的泪珠在她眼眶里滚动,令人不由唏嘘。

最新小说: 凡世驭 虚界封尊 两界之主 也要许你白首 天师小乞丐 腐烂元年 人生一串 商杀之风云 那些遇见 救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