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商土猎元录 > 第四十五章 坠影闪烁

第四十五章 坠影闪烁

自从对《水注心经》了然于心之后,嘲冈就开始着手对心经的修炼。

虽说对心经了然于胸,可毕竟是本典藏绝世秘籍,对于嘲冈而言,真正修炼起来,难免会磕磕碰碰,尤其是心经句意并不拘泥,不同时刻精读,都有不同的释义,这令嘲冈头痛不已。

目前的嘲冈,不算无比聪慧之人,缺少一些见识决断,况且他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怎样子的理解才算准确,才不至于因为走火入魔,扰乱原有的气息。

“说不定下卷得到之后,可以加深理解,照这样子练下去,自己非先疯了不可。”嘲冈时不时挠头皱眉,暗暗抱怨。

他总感觉自己脑中一片混乱,练得不是条路上,也练得心惊胆战的。

“究竟该怎么练才是对的呢?高僧,你要是真在天有灵的话,请您稍稍支会一声,我这心经练得心中实在是无比忐忑。既然交付于我如此重要的密宗,何不好人做到底呢,非要看我如此纠结才好?”

每每冥思苦想,只会伴随着长吁短叹,嘲冈是一刻也不敢掉以轻心,警惕着万一有所不适,便立即罢手,防止毒火攻心。

不过至少到目前为止,嘲冈身上还没发生过什么不良的反应,倒是对气息的调和有了较大的改善。

即便常常心有疑虑,可是一想到自己目前的境域,他那紧锁的眉宇又会情不自禁地舒展开来,默默地安慰自己道:“算了,我本来就愚笨,也不求练会练透,只要改了我这个手脚哆嗦的毛病,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我算就心满意足了,又何必贪得无厌,自寻烦恼?”

嘴上是这么说,可是每每一有长进,他又不甘心到此为止,总会忍不住继续练下去。

如此这番,三个月过去了,嘲冈终于算是将《水注心经》从头到尾完整地练过一遍。

然而不过就练就了一遍而已,基本算是初识皮毛,所谓“水有形却也无形”,水是变化莫测的。

嘲冈可能没明白《水注心经》专注的就是一个“变”字,所谓世上只有变化是不变的,如果一本秘籍一成不变,那很容易被淘汰作古。

只有不断有新的体悟,才能将秘籍学活,毕竟是死的,意是活的,也不知道嘲冈能否领悟到此心经的奥义。

这也正是心经的奥妙之处,每深入一步理解,每深入一步修炼,境界就会迥然不同。

不过说实话,以嘲冈目前的状态,只要能够剖析出其中一条就足以受益万千,哪怕是最表浅的一层。

禅房外的水帘涓涓流动,嘲冈赤身坐浴潭中,依着书卷吐纳心法,依旧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聚气,散气,聚气,散气……可谓是孜孜不倦,乐此不彼。

这三个月下来,不得不说,还是留有成效,至少现在他觉得自己的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心跳,都会有一股强劲的力量潮涌全身,时而清爽,时而浑浊,那种感觉实在是无比微妙。

眼下,就差将这股力量稳稳地操纵于心。

如此坚持下来,嘲冈手脚的动作较于先前,明显是利索了不少,也不会出现时不时的哆嗦,这一转变是令嘲冈是喜出望外。

待基本掌握了吐纳之后,依据心经的指点,嘲冈已经能够将体内的气力收放自如,而且浑身上下孔窍也能自如操纵,变化可算是突飞猛进。

***********************

一日,正当嘲冈盘腿于玉莲之上,潜心练习吐纳之时。

忽地一颗杏子如同陨石一般,从天而降,打断了他的思绪。

嘲冈微启双睑,朝着禅房的洞口瞄去,嗔怒道:“小让,你又开始调皮了。你不在悬崖下陪你人鱼姐姐,跑上来作甚?我说过多少次,修炼的时候别来打搅我,你是每次都当耳旁风吗?”

然而室外除了涓涓水帘之声,其余鸦雀无声。

话说好几个月过去了,嘲冈只顾着洞中秘修,也不顾凌瑶现在究竟如何。

虽说两人一个在瀑布中的秘洞,一个在瀑布下的水潭之中,可两人却是一次喊话也不曾有,明明都深知对方所处何方,却就跟陌路之人似的。

真不知道之前的三年嘲冈跟凌瑶是怎么过的,也许就跟近几个月一样,相互之间没有过多的搭理。

不过也难怪凌瑶会叫嘲冈是木头,在情感这方面看起来还真像个傻子一样。

嘴上斥责六耳的调皮,可转眼之间,嘲冈的手却是无比诚实地将杏子一拾,便迅速地塞进嘴中,嚼了起来,看来肚子是有些馋饿了。

“小让,你若是再调皮捣蛋,别怪我对你可真不客气了!”还没完全将杏子吞咽,嘲冈便鼓着嘴,迫不及待地嚷了起来。

谁想话音刚落,又一粒杏子“嗖”得,携着淡淡的风声,悄然飞来,这颗比先前那颗速度显然要快上许多,算是真正用上了劲。

“雕虫小技!”嘲冈不由冷笑一声,耳朵一竖,侧身躲避。本想着伸手接住,怎奈得此果就跟流星箭影似的,眼看着眼前一抹金黄色泽,愣是从指缝飞过。

嘲冈心中不由羞愧,可嘴上可不服气,只见他昂起头,道:“就差那么一点点,再来再来!”

这一声挑衅以后,紧接着出现的可就不单单是一粒杏子那么简单,只见须臾之后,接踵而至的是满天杏雨,根本无从接起,直接把刚要转身的嘲冈看得傻了眼,从玉莲之上跳了起来,闪到了一边。

只听得那杏雨随之“噼噼啪啪”地散落在地,把禅房弄得乱七八糟的。

嘲冈不由得嗔怒道:“小让,谁允许你如此胡闹的,弄乱了禅房,你要帮我打扫不成?岂有此理,看我不好好教训你,好让你长长记性!”

说完,嘲冈佯装怒不可遏,挥动着双拳,气势汹汹地便朝着洞口奔去。

一出洞门果然就看见六耳在洞口之外捧腹不已,龇牙咧嘴,那样子幸灾乐祸的,像个坏小孩似的。

“好啊,每每我清修,你就来捣乱,看我不降服你这淘气鬼!”言过之后,嘲冈踢腿上前,直接就将其扑倒在地,直挠其要害之处。

六耳被挠得不住地鬼叫,露出白森的獠牙,眼泪都快出来了,就差跪地求饶。

无奈之下,六耳一个灵巧的蹬地翻身,竟轻易将嘲冈甩落在地,身形一闪,朝着水帘洞口逃蹿而去。

看来二者之间或多或少还是存在些许差距。

“好啊,你敢逃!给我站住!”嘲冈从地面跳起,拍拍双手,露出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紧追而上。。

怎奈得刚追到洞口,六耳早已经顺着瀑布旁的藤蔓滑行直至水潭,急得嘲冈直瞪眼。

“好啊,欺我手劲不足,不敢握藤下滑是嘛?简直太过目中无人了,”嘲冈喉咙中冷哼了一声,道,“小家伙,今日我可不会再被你看扁。哼,马上我就要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说完,只见得嘲冈伸手探出水帘,一把捡了一条藤蔓,勾腿一跃,随着蔓藤一荡,嘲冈手脚并用,竟紧紧地贴在了崖壁之上。

六耳见状,在瀑布底兴奋地大叫了起来,双手挥舞个不停。

“哈哈,你等着!”嘲冈目露一丝光芒,往崖底投去,那种俯瞰的快感令其心底淤积的憋闷,一扫而空。

而潭中的凌瑶也为之惊讶,这么久以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嘲冈如此明亮自信的表情,心底里也默默为之高兴。

握持如此之久,嘲冈为自己的变化感到无比激动,他甚至巴不得就这样在挂在悬崖上,挂个三天三夜,好检验自己是否已经摆脱了废材的名号。

然而当他看到崖底一堆缤纷的水果之时,肚中的饥饿占据了脑海中的那股兴奋,只见他眼珠子微微一转,松开双手,顺势倒挂树藤,滑行而下。

顿时那种下坠之时所带来的快感,冲刷着他那原本黯尘覆盖的心,他觉得自己旋即飞了起来,那种感觉真的很令其享受,根本就没打算控制这种下坠的速度。

“木头,你终于振作了……”凌瑶一直在潭中静静地注视着崖壁上的嘲冈。

到目前为止,可能谁也猜不透,为什么凌瑶愿意在一个固封的小屋中沉寂三年,也不愿回东湖当鲛人女帝,也不明白为什么她宁愿看着勾魂锁链对嘲冈的巨大影响,也不愿意让他解脱。

这些答案可能暂时也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心知肚明而已。

然而如今当她看到嘲冈振作起来,不由地莞尔一笑,但见其双手合十,虔心为之祈福,为之祷告。

最新小说: 超级财富玩家 90后风水师 轮回道路 神州四境 丹武至尊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诡报社 武道世界之玄武大陆 旧日盗火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