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商土猎元录 > 第六十五章 芳容暗弱

第六十五章 芳容暗弱

嘲冈小心翼翼地将容若的肉身放置于禅房的紫莲之上,随后连忙从紫莲旁掏出那本金丝《水注心经》,神情紧张地翻阅着,奢求着能够从中找些有用的密法。然每浏览过一页,他的眉头便随即紧了一分。

“《水注心经》上曾提到,人体是由错综复杂的水脉构成,是能量和灵魂的载体,一旦水脉静止,则能量和灵魂就会被驱散。”嘲冈分析道,他抚着自己搏动的脉搏,眉头紧锁,陷入沉思,心烦意乱。

嘲冈凝视着一脸平静的容若,只觉得心中烦闷,深吸了一口气,随之将肺中浊气一并呼出,怎奈得肺中浊气千千万万,此一口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我该怎么办,容若的灵魂与肉体分离,且灵魂的主体被封在苍云剑中,如此我再如何调理其肉身筋脉,容若也苏醒不了,岂不是到头来皆是徒劳。”嘲冈不停地挠着自己的头发,绞尽脑汁,他也曾想过利用烈火丹将苍云剑中的魂体逼出来,却又怕弄巧成拙,倘若癫不乱所言属实,强行的后果便是将容若弄得最后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整整一个夜晚,嘲冈眼睛几乎都没闭过,他就在那不停地翻阅着心经,一遍,又一遍,直到天露鱼腹白,晨风携着些许水汽,顺着洞口吹入,他登时感觉自己又变得无比清醒。

“天亮了……”嘲冈只觉得双目胀痛,整个人恍恍惚惚,仅仅一夜的工夫,那副俊俏的面容陡然憔悴了不少,胡茬也偷偷布满其刀刻般的腮帮,隐隐有了当年四海奔波的模样。

他挠挠头,怔怔地朝禅房外走去,精神有些恍惚,步履也是歪歪扭扭,活像一个行尸走肉一般。

“天辰啊天辰,你该是无能成什么样的地步,至今为止,你依旧是一个人你都保护不好,你是得有多废?”嘲冈大吼了一声,将脚伸出水帘洞口,仰面躺下,任由冰凉的水冲刷渐次麻木的下肢,脑子里填满了心经的密文,密密麻麻,令其烦乱的思绪更加不堪重负。

“唉,天都亮了。”

嘲冈双手枕着头,透过水帘,目视着远方冉冉升起的红日,有那么一刻,他突然觉得心中平静如水。

凌瑶在水中,望着在洞口静默的嘲冈,心疼不已,可一想到自己一点忙都帮不上,觉得有些心酸。

忽地,只见嘲冈紧闭双目,仰面朝天,从洞口一跃而下,这姿势简直是一个准备消极离世之人所为,凌瑶见状,登时花容失色,朝着嘲冈即将落水的地方游去。

只见凌瑶双手合十,抚于胸前,低声默念着暗咒,顿时潭面一阵波澜,一道水柱冲天而起,如同一只从潭底伸出的手臂,将坠落的嘲冈轻轻托起,如同一朵冲天的曼陀罗,包裹着嘲冈的躯体,直至将其送至岸边之后,方散作漫天水花,滴滴答答,如一阵突如其来的阵雨,撒落水中,涟漪朵朵。

“人鱼姑娘,谢谢你……”嘲冈叹了口气,低吟道,随后仰望着苍穹,心中百感交集。

凌瑶见嘲冈如此沮丧低沉的样子,无比心疼,跃上岸边,凝视着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安慰他,许久,才轻声关心道:“木头,若是心中有什么疙瘩,跟我说说吧,别一个人默默地憋在心里。”

嘲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可是容若显然从他的眼角发觉了几滴不寻常的光芒,在晨光下微微闪烁,那是一个男人深沉的泪光,晶莹剔透。

“到最后,我还是谁都保护不了,谁也……保护不了。”只听到嘲冈喉咙中模模糊糊地含咽着,声音模模糊糊,他似乎耻于开口。

回想起昨日见到嘲冈抱着容若的那副惶然之色,凌瑶已经在心中微微猜到了几分,故而安慰道:“你已经尽力了,至少你们都回来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显然凌瑶还没完全意识到容若伤势究竟有多重,虽说这句安慰有些欠妥,可是嘲冈深知凌瑶是关心自己,只是言到深处,还是会感觉心如刀割。

“容若妹妹她怎么样了?”凌瑶轻轻地安抚着嘲冈微微颤动的双肩,目光中流露出无尽的关怀和爱怜。

嘲冈闻言,叹了口气,咬紧了牙关,许久才稍稍吐出几个字:“唉,是我太没用了,谁都保护不了,谁都保护不了。是我无能,没能救回容若的命。”

这话低沉无力,像从其腹中吟出,然而在凌瑶耳中却形同晴天霹雳,她瞠目结舌地注视着嘲冈,吃惊道:“你说什么?你说容若她……”

嘲冈微微地点了点头,束手无策地目视着触不可及的苍穹。

凌瑶沉默了片刻,朱唇紧抿,闭目颦眉,仿佛其心中也有个巨大的疙瘩一般,手指交织在一起,不由自主地相互揉捏着。

“你能把她带下来我看看吗?”

嘲冈迟疑了片刻,叹道:“没用的,她的灵魂已经被抽走了……”

凌瑶闻言,为之一怔,心想何人如此阴邪,居然抽人灵魂,料她如何遐想,也定然想不出这抽取灵魂的不过是一把冰冷的武器,而且是把外观精美绝伦的武器。

“我看看吧,或许我还有办法。”凌瑶莞尔一笑道。

嘲冈将信将疑地侧过脸仰视着凌瑶那闭月羞花之容,正好一束太阳的光芒从其身后穿过,顿时那张面孔望起来真是美艳绝伦,相较于容若的秀气,凌瑶的美似乎更具一种风韵,一种时光荏苒下,独特的风韵。

“你真的有办法吗?”嘲冈不由地问了一句。

凌瑶笑着,温柔的声音从嫩红而细薄的双唇中吐出,双眸之中流露出几分难以言表的自信,道:“说不定我真能够帮她一把。”

凌瑶那种眼神顿时令嘲冈看在眼里,觉得无比得踏实,他一骨碌从冰凉的岩石面上爬起,想了想,须臾之后,终于是点头答应,前往禅房,将容若的肉身,连同那把苍云一并带了下来。

“我亲眼见容若的灵魂被这把苍云剑封印其中,容若曾讲过,这把剑是某座神山上什么万年寒冰所铸,一般火根本难以将其熔化。昨日好容易逼了部分灵魂重回肉身,可寒冰瞬间又将灵魂禁锢其中。你又有什么办法将灵魂完好无缺地抽出来?”嘲冈无奈地盯着那把苍云,虽然这是把难得的好剑,可此时此刻,其心中唯有莫名地一种厌恶。

他巴不得用巨石将这把无情的苍云剑就地拍碎,好解放容若的灵魂,只是当他一想到倘若容若的灵魂因自己的一时莽撞,魂飞魄散,那真的就追悔莫及了。

凌瑶用双指轻触容若的额头,闭目敛气,似乎在感应着什么东西,只见其通体金光闪闪,仿佛镀了一层薄薄的金沙,格外好看。

而嘲冈便守在一旁,默默地祈祷这,或许再也没有什么是能让嘲冈变得如此虔诚,他不是一个信命的人,但有时候,是需要利用这份虔诚,求来一些心灵上的慰藉。

最新小说: 超级财富玩家 90后风水师 轮回道路 神州四境 丹武至尊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诡报社 武道世界之玄武大陆 旧日盗火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