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商土猎元录 > 第七十六章 莲婆的疑虑

第七十六章 莲婆的疑虑

嘲冈在一旁见莲婆反复地审视苍云,时而敲击,时而倾听,时而挥动,总觉得她有些像在装神弄鬼,故弄玄虚,心头不由涌起些许反感的情绪,可眼下又不好发作,只能全写在了脸上。

而这些微小的异样莲婆早已经用余光都看在了眼里,可她假装自己没看见,自顾自地说道:“如果一点耐心都没有,还怎么能救得人?别嫌老婆子烦,老婆子要是没能耐,大可不闻不顾,干脆躲在自己的窝里,还能落个清静。”

莲婆显然是话有所指,嘲冈是有些执念,可是不傻,听莲婆如此含沙射影,顿时慌了神,毕竟救醒容若之事,他已是无能为力,相当于把所有的期望都寄予他人身上,如若真的把对方惹烦,对自己只有不利。

凌瑶本来跟着若喃闲聊着,隐隐感觉到空气中不怎么和谐的气氛,连忙靠了过来,安抚嘲冈道:“木头,你就好好静下心来。莲婆她老人家向来是言出必行,这次既然答应了要帮我们,那她绝不会食言,你就惹莲婆生气了。”

“可是容若她还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洞中,倘若有什么闪失……”嘲冈见莲婆的表情越来越生硬,也不敢再说下去,所谓言多必失,他也不想这个节骨眼出个什么矛盾,更何况眼下自己还相当于属于弱势的一方。

若喃是个聪明人,见此场面,不由悄悄地在莲婆旁说道:“莲婆大人,您老人家就告诉他解救的办法,看他急得那副模样。”

若喃本来是一片好心,可莲婆听了更加不悦,斜了若喃一眼,她显然并不买账,只听她冷言道:“哼,这东湖向来只有别人有求于我,我还从没向谁低头过,小丫头,你是机灵,不过有时候还是不要太聪明。”

被这么一说,若喃随即闭口不语,退到身后。

“凌瑶,你过来!”

听到莲婆的招呼,凌瑶看了嘲冈一眼,嘴巴一抿,悻悻地朝着莲婆游去,心中不晓得究竟何事。

“凌瑶,你一五一十地告诉奶奶,你是从哪里带来的这个人?”

“我……”凌瑶不清楚这一询问到底暗含着什么玄机,不敢就这么轻易地回答。

若喃本来想上前解释那日林中小阁之所见,可看到凌瑶那副支支吾吾的神情,知道可能另有隐情,加上方才莲婆的铁脸训斥,也不敢再说什么,静静地在旁边候着。

“凌瑶,你老实跟奶奶说,这个人你是怎么认识的?”

凌瑶眼珠子悠悠一转,上前搂紧了莲婆的胳膊,嬉笑道:“莲婆,这个重要吗,您只要知道他是我朋友就好了嘛!”

“朋友?鲛人什么时候跟人族变成朋友了?你们要救的那个人是不也是人族?”莲婆质问道。

“这个……”凌瑶见再隐瞒下去也无济于事,只好观察着莲婆的脸色,微微点了点头。

莲婆的脸色突然格外冷峻起来,叹了粗气,说道:“看你那副德行,还像个堂堂鲛人女帝吗?你这几年不愿意回东湖是不是也是为了那个臭小子?你知不知道你的寒觅奶奶为了找你,费了多少心思?凌瑶啊,凌瑶,你该不会是对这臭小子动心了吧?”

“没有,这个真的没有,莲婆,您就别多心了,寒觅奶奶的事我真的很抱歉,可是我真的很难胜任首领之职。至于木头,他好歹救过我的命,这次算是我报答他了,你也知道,我们鲛人向来是有恩必报。”凌瑶听到莲婆的话,随即矢口否认,使劲地摇头辩解道。

“女帝是事我可以姑且不谈,不过有件事情我一定要事先声明,要我帮助他是可以,不过你得答应莲婆,这件事之后,不管你跟那臭小子是什么关系,就此断绝往来。”莲婆郑重其事地说道,一丝商量的余地都不曾留。

她似乎非常在意凌瑶跟嘲冈两人的关系,可能是出于一种种族歧视,也可能是她了解到了些什么,想保护凌瑶,至于究竟莲婆是出于作何想法,也只有她自己心知肚明。

凌瑶不由地望了嘲冈一眼,虽然有些犹犹豫豫,最后还是回头答应莲婆道:“凌瑶知道了,这件事之后,我便安安分分地留在东湖。”

“凌瑶,不管你现在怎么想,以后你会理解奶奶的用苦良心,有些事情你还不能理解。”莲婆见凌瑶已经允诺,眉宇渐次舒缓,语重心长地说道。

然而这时嘲冈的情绪似乎又开始不稳定起来,背后的礁石已经被其骶尾部的红光深染。

最近他频频发作,凌瑶也是疑惑不解,心想或许是东湖湖水中的某些东西正刺激其体内的那股莫名力量。

莲婆见状,二话不说,驱掌上前,抵住嘲冈的背部,强行压制住那股还未肆意滋生的魔性,避免它继续泛滥。

“凌瑶,你难道还不愿告诉奶奶此人的来历吗?想必你也是见识过这股邪恶的力量,你还要为他隐瞒多久?”莲婆没好气地望着凌瑶。

若喃是看不下去了,她拽了拽凌瑶的衣袖,自作主张地对莲婆说道:“莲婆,此人的来历女帝其实也不甚清楚。他是四年前的那次祭祀大典,我们在林中小阁的废墟中发现的,那时候他正昏迷不醒,随后当祭祀的队伍突遭红潮天劫,他也就消失无影。”

莲婆的眉头皱得更紧,她那睿智的眼神中透着几缕不安的光芒,她重复道:“林中小阁?”

若喃点了点头,莲婆又望向沉默不语的凌瑶,她也微微颔首示意。

“这么说此人……”莲婆脸色登时一片晦暗,她不经意间注意到嘲冈脖子上的那道不同寻常的印记,那双粗糙枯瘦的手在上面轻轻摸了摸,再次陷入了沉默,这道印记正是勾魂锁链在体表的浮印。

这小伙子真是不简单,肉体内居然隐含着两股威力无比的灵源,而且身体没有因为过度承载而出现耗竭,真是不简单。传言创世万年之后,会有个红眼的人族将改变笼罩在鲛人头上的上古诅咒,不知道这个人是否就是他,莲婆年迈的容颜沧桑无比,尤其是那双凝视着嘲冈的眼睛,充斥着岁月的积淀,和历史的悲凉。

“莲婆?莲婆?”凌瑶呼唤道。

莲婆回过神来,微微叹了口气,默念道:“林中小阁,林中小阁……”

“莲婆,我们快出发吧,我想方才不仅仅我们听到女帝的歌声,想必还有其他卫兵也听到了,如果等他们靠拢过来,恐怕一时半会就走不了了。”若喃分析得句句在理,凌瑶随之露出一副钦佩的神情,也表示赞同。

莲婆纳闷了片刻,点点头,一脸无奈地挥动黑袍,只见其摇身一变,居然化作一条巨形的黑色鲶鱼。

那鲶鱼足足有两三丈之长,但见其巨大的眼珠子一睁,忽地张开大口,转眼间便把眼前的三人连同湖底的沙泥,一同吞入口中,随后巨尾一扫,钻入了湖底的泥沙之中。

最新小说: 超级财富玩家 90后风水师 轮回道路 神州四境 丹武至尊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诡报社 武道世界之玄武大陆 旧日盗火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