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商土猎元录 > 第七章 林中小阁

第七章 林中小阁

泸沽湖畔,云林之边,一座古老的阁楼浸没在浓浓暮色之中,显得无比冷清,凄凉。

月光满盈,投射在青砖石瓦上,宛若披上一层薄薄的薄霜细雪,远远望去无比晶莹透亮。

那阁楼高逾十丈,仰天而望,高耸入云。只是这楼阁上蛛网尘封,破落不堪,看起来荒废许久。

可紧致的黑暗密布之中,却有一束柔弱的光亮。

这光亮源自阁楼顶层的长生殿。虽然阁楼看上去无人问津,然而长生殿这一偌大的房间之中,竟纤尘不染。

但见大殿中央摆有八盏青铜铸造的三足神鹊烛台,鹊首各自指向一个方位,烛光烁烁。

想必那光明便是发自这鹊台上微弱的烛光。不知是有人故意摆放,还是神迹显现。那八盏长明灯长短不一,差别甚大。

其中东烛为长,光色最亮,而北烛几乎燃尽,马上油尽灯枯。其他六根,却是不相伯仲,烛火无风自晃。

这鹊台中央佛帘飘扬,暗盖一金体神龛。其中祀奉着一尊怪异的六臂神像,须鬓过肩,闭目凝神,看起来气色不凡,只是不知道此为哪路神仙,竟被遗落在这密林不为人知的角落之中,看起来真是无比伶仃,凄凉。

忽地,院中徐来清风一阵,只见落英散尘,一个身形顺着风势似箭般闪入院中。那身法无比轻盈,宛若一条从天边划落的细纱。

只见其足尖尚未着地,便又借一股莫名的气流跃上十丈来高的飞檐之上,且所到之处不曾惊动一片叶,一粒尘,足以看出此人手脚何等柔和,不禁令旁人惊叹。

然其潜行于黑夜中,身手又快,暂时难以辨清其真容。唯独借着云端衔着的那轮明月,方可隐约辨识此人身段穿着,飞檐之上,其着方巾丝带、锦绣纱缎。

其所到之处携着一股难却幽香,淡闻似书香,细品略有琴瑟韵味,遥视之简直恍若天人,气宇非凡,只是此刻其鼻息稍乱,略显疲惫。

夜,如死一般寂静,唯独听得到那人的喘息声。只是不过,这种宁静须臾片刻之后,便被陡然传来的阵阵脚步声所惊破。

只听得那脚步声孔武有力,吓得丛林中飞禽走兽四散而去,惊嘑不绝。

虽说声响传自几里开外,可没过多久,便见有一魁梧的黑影正从不远处迈着大步前来,此人气息极其沉稳有力,步伐也十分踏实,那声响定是此人故意发出。

他貌似已料定能够寻觅得到对方的行踪,而且势必能够凭自己的速度紧追不舍,所以一路动静不断,声响不绝。

等他完全林中密影隐出,月光才敢趁机颤颤巍巍勾勒出他的轮廓,这个神秘而又自负的猎手身上丝毫没有所谓仙风道骨的气息,他长发披肩,一脸胡茬,其貌宛如烈日下田间的农夫那般粗犷,并且衣衫褴褛,完全是个不修边幅的慵懒之人。

虽然无法看清这人究竟是谁,可是单从这打扮,以及其背后背负的巨大包裹,想必普天之下,除了嘲冈,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鬼鹤子,你究竟还要躲躲藏藏到什么时候!”嘲冈笑声之中饱含着轻蔑和不屑,但见其自信地往前一跃,稳稳当当地落到院落中央。

月影之下,鬼鹤子身形看起来无比寂寥,落寞。他可能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被一个凡人逼到至如此地步。好歹自己还是个泸沽湖的神灵,而今却被如此驱逐,真是颜面扫地。

“你究竟是什么人?”鬼鹤子疲惫之余,目有怒火。

“哈哈哈,我是谁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的来意,就足以了。”嘲冈斜视一笑,寒风中,这笑声如霜凌冰刀,听起来脊梁一阵刺骨。

“哼,神元哪是你随口一说,便有人亲手奉上?”

“这个你无需多虑,我自有办法让你乖乖交出来。”嘲冈双目精芒电射,早已拧紧双拳,看起来成竹在胸。虽然刚刚有过一番交手,可他还未真正探得这鬼鹤子实力深浅,所以暂时也不敢太过松懈,毕竟自己也曾因为轻敌差点丢了小命。

嘲冈的谨慎不无道理,鬼鹤子的神元已经历经数千载,实力绝对不可小觑。他跟那次浩劫中拾取菩提子的乌合之众不同,他食用的是菩提树上已经成熟的果子,加上时间的积淀,绝不像现在他表现出来的如此弱不禁风。

这世上居然有如此自命不凡的凡人,令鬼鹤子心中油然生恶,继而扬眉厉喝:“你不过区区一个凡夫俗子,居然如此不守规矩,亵渎神灵?你知不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会遭天谴?”

“亵渎?哈哈哈,也不知道自命不凡的究竟是谁,你不过就比我们多活了几年的老怪物罢了,何来自我优越感?不是我口出狂言,杀你,我甚至都不需要任何理由。”嘲冈言语间充满了挑衅,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包裹从背后解开。

但见其将包裹往跟前一挥,朝地上一立,顿时黑布之中蓝光闪耀,地表尘烟四起。

虽然长途追行,然嘲冈仍能稳稳当当地抡起那两米长的重物,且气色不改,可见其功力着实是深不可测。

可毕竟肉体凡胎,任凭钢筋铁骨,经过接连的拼斗,嘲冈还是自觉心中有些气劲稍欠。只是他并未显现出来,而是压抑着,坚持着。只见他掠去心头闪现的忧虑,执拗的眼神之中写满了偏执和倔强。

两人一番唇枪舌战,气氛愈发紧张起来。

鬼鹤子迎风而立,目视着眼前这名意气风发的少年,眼中闪过一丝惋惜,可待一番端详之后,心头却又浮现过莫名的疑虑。

“这少年,小小年纪却体格精壮胜过普通壮汉,世所罕见。这么多年我也算是阅人无数,唯独此人我实在看不透想不明。此人体内空洞无实,看起来非人非神,莫非是我孤陋寡闻了?”鬼鹤子暗暗想道。

而嘲冈目视着阁楼之上的黑影,心头也闪过一丝不明,他细想那卷轴上所画,明明是一种苍莽巨兽,怎么眼前却是一个老颜书生。可方圆数十里之内,也就此人身上能够感知得到神元的波动,莫不是自己眼拙看差了?

只见两人四目以对,各怀所想,谁也不肯示弱,却是谁也不肯率先出手。

“我鬼鹤子闲云野鹤惯了,这么多年来,一直没人拜访泸沽湖。好容易有人空谷足音,不想是前来夺魂追命。”鬼鹤子惨笑道,只见其暗势涌动,引得长袍在风中飘舞。

嘲冈一眼看出了异动,却泰然自若,笑着说道:“夺魂追命算不上。只不过是借尊上一样东西而已,不至于说得那么严重。”

只见嘲冈一层层缓缓揭下包裹的黑麻布,左脚轻抬,向后划动半尺,用力一跺,包裹之中居然顿时光芒四射,顷刻照亮半边夜空。

“你这哪里是借,是打算要明抢了吧!”鬼鹤子脸色微变,但见冷笑一声,眼中光芒乍现。

最新小说: 超级财富玩家 90后风水师 轮回道路 神州四境 丹武至尊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诡报社 武道世界之玄武大陆 旧日盗火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