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商土猎元录 > 第七十七章 低声下气

第七十七章 低声下气

另一方面,沧月的宫中大殿上,她正襟危坐,望着堂下的手下,怒火翻涌。

“废物,真是废物,就这么让他们给跑了?”沧月狠狠地拍案叱骂,瞪大了双眼,眼珠子都快从那干瘪的眼皮中跳了出来。

那堂下跪着的正是方才押运凌瑶二人的巡兵长,她的身上还沾着些许白色的霜屑,虽然那道寒冰多半已经融化,可是她还是感觉不时有股刺骨的寒气逼近自己的脊梁,浑身不自在。

空手而回的巡兵长,此时可谓是颜面尽失,只能低声下气,跪在堂前,等待沧月的发落。

“兰紫啊兰紫,你带领的可是我的亲卫,居然连个小丫头都逮不住?”

“不是属下无能,是凌瑶身旁的那个人族让属下们措手不及!”兰紫还想多为自己辩解几句。

沧月又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训道:“措手不及?被一个人族打个措手不及……你说这不是无能是什么?”

门客们交头接耳,讨论声之中不免夹杂着一些嘲笑的声音,这声音听得兰紫十分反感。

而仔细环顾一周堂下诸人,其中还有一个人本不应该属于这个集团阵营的,却孤零零地站在人群中,眼神中只有蔑视的光芒。

这人便是寒觅的管家,丘湟,她昨日从若喃口中得知凌瑶消息之后,便私自通风报信。没想到她居然倒戈向了沧月。显然凌瑶回东湖的消息不胫而走,跟她有着莫大的关系。

可奇怪的是,从丘湟投向沧月的目光之中不难看出,其中还充斥了莫名的鄙夷,这完全不像一个投靠之人该有的神色,着实令人费解。

只听她忽地大笑了一声,冷冷地讽刺道:“沧月大人,我是已经把凌瑶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知于你,没想到你的手下如此不中用,那么一队人马连两个人都看不住。”

这番侮辱的言语听得兰紫火冒三丈,十分不服气地顶嘴道。“臭老鱼,你倒是挺会说风凉话的,你要是那么有能耐,为何还要劳烦女帝大人,你怎么不自己去?”

丘湟冷哼一声,看都不曾看她一眼,道:“是啊,要是知道你们就这些能耐,老身还不如亲自前往。”

“你!”兰紫被气得咬牙切齿,巴不得上前给其就是扎心一刀。

“哼!”丘湟白眼一番,准备挥袖而去

沧月听丘湟如此谩骂,倒也不生气,她心里早就打好了自己的算盘,而去她还不想事情未成,就跟丘潢翻脸,毕竟这人眼下对于自己而言,是一粒非常有价值的棋子。

她心中暗想道:即便凌瑶这次侥幸脱逃,她也不可能招摇过市地回到龙绡宫,除非她急着送死。而且眼下她最可能投靠的人,想来也就只有寒觅而已,既然丘潢一心要保全寒觅的话,不妨再利用一下她,把凌瑶这最后的一颗眼中钉也一并拔除了,以绝后患。

沧月真可谓是只老狐狸,只见她旋即将满腹的怒火一扫而空,替而代之的是一副伪善的笑容,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快步追上丘湟,一把拉住她,客客气气地做了个作揖,说道:“眼下,我们暂且算是一条船上的人,正所谓熊掌鱼翅不可兼得,我们这算是各取所需。是,我承认,这次行动的失败,让他们侥幸脱逃,是我的疏忽大意,督办不力所致。可是,你大可放心,只要你继续协助我们将凌瑶生擒,我们定会遵照约定,随即处决那个闯入的人族,所有事情绝对办得干净利索,以保寒觅大人的清誉。”

“大人,您何必……”兰紫见沧月如此低三下四,觉得心头更加堵得慌,可是刚想说些什么,沧月随即一个巴掌挥了过去,通红的五指连印随着火辣的刺痛,浮现于表。

“你还有脸说话?还不快给我滚!”沧月怒目以视,瞪得兰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硬生生地把怨气憋在肚子里,唯独只剩鼻子还不时地喘着粗气。

见巡兵长还在原地不动,沧月又大喝了一声:“怎么?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快滚!”

“是!”兰紫一肚子的怨言,用力地跺着脚,走出堂外,嘴上还不时地叫骂着,觉得无比窝囊。

见兰紫已经离开,沧月顿时又佯装出一副无奈的神情,故意大声叹了口气,道:“唉,只怪我平时管教不严,手下个个都心高气傲,一句话都说不得,这世道,当个领军人物,实在是不容易啊。”

这里发生的一切,丘湟都看在了眼里,她不由地暗暗感慨沧月的胸襟广阔,只道是世人误解,说沧月小肚鸡肠,可哪怕自己怎么辱骂,她居然也不对自己动一点肝火,她对自己的下属真的是宽宏大量。

想到这,丘湟的语气不由地也软了下来:“也罢,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失败有时也是在所难免,不过还望大人记住自己的承诺。”

听到丘湟这么说,沧月眼睛一亮,随即握着她的双手,颔首言道:“那是自然,只要有丘湟大人相助,那可谓是如虎添翼,事情自然是水到渠成。”

丘湟摇摇手,笑道:“大人,你言重了,我不过是不希望寒觅大人错走一步棋,最后遭族人唾弃罢了。大人既然已经承诺,那老身便不再打搅,回府静候大人佳音。”

沧月深深鞠了一躬,道:“那我就不送了!”

“告辞!”

礼毕,丘湟头也不回,昂首大步离去。

而堂中门客见沧月方才的唯唯诺诺,皆是大惑不解,不由地窃窃私语,见丘湟一走,那讨论声更是肆无忌惮。

“那丘湟不过区区一个管家,居然让我们的女帝大人如此低声下气,真是岂有此理,胆子也太大了。”

“就是,也不知道女帝大人怎么能容忍得了如此不懂礼数的老混球,要我说就该给个下马威,省得她最后吹胡子上眼。”

“谁说不是,真是越老越糊涂!”

……

沧月不动声色地听着自己门客的窸窣耳语,不用心中暗暗冷笑道:所以你们一辈子只能寄人篱下,混一个不知所谓的门客。要干大事,岂不闻‘小不忍则乱大谋’一眼,真是一些鼠目寸光之辈,要我说,你们才是越老越糊涂。

想着想着,沧月背手,不由自主地大笑了起来。

诸人面面相觑,不知所以,其中一位门客见状,疑问道:“女帝大人,何故如此发笑?”

沧月笑声渐止,回到自己的座上,嘴角微翘,却是扫视堂下,笑而不语。

最新小说: 超级财富玩家 90后风水师 轮回道路 神州四境 丹武至尊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诡报社 武道世界之玄武大陆 旧日盗火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