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商土猎元录 > 第八十四章 不可避免的分歧

第八十四章 不可避免的分歧

出了莲婆的房门之后,嘲冈有些漫无目的地游逛着,手上只有一把龙绡包裹的苍云,以及一枚用精美铁盒装容的东湖鸣珠。

嘲冈一时间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回去吧,路又不熟,东湖之上的湖水又如此之混,陷进去恐怕只会在其中迷失方向,去找凌瑶,可是莲婆却口口声声不让自己再去纠缠凌瑶。

“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我难道就要一直在这附近游逛不成?这东湖何其之大,而且容若还等着我回去呢……”嘲冈想了想,还是打算回去找一趟凌瑶,毕竟不辞而别并非一个朋友所能做得出来的。

这么一想,嘲冈鱼尾用力一拍,快速朝前游去。

********

此时凌瑶正同寒觅探讨如何处置兰紫之事,丘湟主张是将其留作筹码,以占取一定的先机。

可寒觅不以为然,道:“兰紫即便职位再高,也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沧月不可能为了这么一枚微不足道的棋子而使其满盘计划落空。”

不得不说寒觅的深思熟虑有着一代老臣老练的思维方式,她心中料定沧月之所以会贸然令兰紫孤身犯险,其中必定有自己的考量,绝不可能就因此而有所妥协。

“我觉得还是将这所谓的巡兵总司释放回去。”寒觅说道。

这句话可是令丘湟大惑不解,问道:“就这么放她回去,岂不是让沧月笑话我们胆小怕事?”

寒觅微微一笑,可随之喉中的一阵咳嗽撕裂了她那副苍老的笑容,凌瑶随即轻抚其略显佝偻的背,那一刻只觉得那嶙峋的骨刺令其有些扎得她有些心痛。

寒觅,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我凌瑶何德何能,蒙受您如此抬爱牵挂,凌瑶默默地望着寒觅的背影,那中心疼的目光寒觅似乎隐隐察觉,微微侧过头来,用粗糙的手抚着凌瑶的肩膀,露出一丝温柔无比道笑容。

“寒觅大人,老奴觉得对于兰紫的发落,有待进一步的商榷,至少不能一个条件不提,便如此轻易便把人交换回去。”丘湟的心思寒觅自然是心知肚明的,只是丘湟为人处世过于急躁,有时候反而会容易坏事。

寒觅慈眉轻抬,点头笑道:“你有一点是说对了,我们不可能毫无条件将兰紫送回去,我们要招摇过市地送兰紫回去。”

“招摇过市?”丘湟被这么一点,似乎有所明白其中意思,可是具体怎么个送法,她还是有些不明白。

寒觅露出一记神秘的笑容,将自己的计划大概跟凌瑶跟丘湟说了一通。

“什么?要我去?可是我这去不是自投罗网吗?”凌瑶听完,不由得一惊,立了起来,双目怔怔地盯着寒觅。

“不错,这次非得你去不可!”寒觅斩钉截铁道。

凌瑶明白寒觅地意思,不过就是要利用押运兰紫之名,告知族人自己的回归,好趁着沧月未坐稳女帝席位之时,最后托凌瑶一把。

然而寒觅不知道凌瑶心中其实对女帝这个位置充满了深深的厌恶,她不想一辈子活在尔虞我诈之中,她只想找回一个自由自在的生活,离开东湖的这段时间,没了东湖诅咒的笼罩,她觉得自己活得很开心。

“我能不当女帝吗?你知道,即便我真的侥幸从沧月手中抢回女帝之位,以后更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我不想活在一个用他人眼光编织而成的牢笼里,那样的日子我真的过得很痛苦。”凌瑶心中无比抗拒,她用自己的一番肺腑说动寒觅。

怎奈的丘湟突然插嘴道:“你难道没看到寒觅大人的痛苦吗?这些年来,她为了找你,真是心力交瘁。老奴我日夜陪伴寒觅大人,看得最为真切,每日茶不思饭不想,人也日益消瘦……”

“丘湟,别尽说这些没用的,”寒觅随即打断丘湟,转而安慰凌瑶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每个人自从诞生那日起,就注定不可能只为自己而活,我日夜操劳是因为我清楚这是我这一辈子的宿命,而凌瑶,我可以告诉你,你是那个能够将我们族人带往光明的那个人,所以就注定你这辈子不可能永远逃避。”

“可是我,我……”凌瑶越听眉头皱得越紧,可是寒觅的话她无力反驳,这种话的起点如此之高,自己根本难以找到什么言辞来抗拒。

算了,可能注定我这辈子不可能过得太轻松,可能真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每个人都只是降世来填补历史的空缺,一想到自己此番又要重新陷入政治争端,凌瑶觉得无比沮丧,不住地叹气。

寒觅病体孱弱,她也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所以她想在自己临死之前完成自己最后的一个夙愿,她心里也清楚凌瑶内心的抗拒,可是箭在弦上,谁都不能有一步退缩。

“你照我所说的去做,我自有办法让族人重新拥护你。”寒觅这话咬得十分有劲,听起来对自己的计划很有把握。

丘湟也添了一句,劝道:“凌瑶,你就听寒觅大人一声劝,成为女帝只会对你百利而无一害。”

凌瑶目视着眼前这两人的目光,深深滴叹了一口气,应道:“唉,我知道了。”

寒觅欣慰一笑,将凌瑶一把拥入怀中,丘湟在一旁见寒觅久违舒心的笑容,自己也觉得无比愉悦,然一想到自己之前做的那件蠢事,顿时有感觉自己羞愧难当,默默地退下,留下寒觅和凌瑶二人在屋中紧紧相拥。

“寒觅,我问你一个问题。”

寒觅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你问,只要你答应重新当回女帝,你所有的问题我都会一一替你解答。”

“我听我娘曾经说过,你跟我们家有过一段渊源,可记忆里,我娘并没有告诉我多少,你能告诉我,你到底跟我们家是什么关系,从我奶奶晋升女帝开始,到后来我娘去世之后亲自带着我去找莲婆让我远离战乱,一直到现在,你还在无私地帮助着我,我真的很不明白,是什么渊源能让你这一生都在默默地奉献,难道只是仅仅君臣关系这么简单吗?”

寒觅可能怎么也想不到凌瑶会突然问自己这些,她心中随之一震,眼珠子不由自主地颤动。她没有毫不犹豫地给出答案,相反,她的表情十分复杂,似乎其中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缠,一时间难以托盘而出,又或许其中真有着一些难以启齿的故事。

许久的沉默之后,随着寒觅的一声咳嗽而短时间内被打破,她一脸苦笑,并没有做出如实相告的打算,而是往床头一靠,平静地回答道:“这些真相等你晋升为女帝之后,我自然会告诉你,现在还不是时候。”

“为什么连一个问题你都能当成要挟我的砝码?”凌瑶无比委屈,可目光中显然还充斥着一股难以言表的埋怨。

寒觅哑然失色,心中暗叹眼前的这个凌瑶已经不再是自己当初眼中乖巧伶俐的女娃娃了,这一句有力的反抗让她心头一惊,可是她的决定不会因此发生改变,她早已立下誓言,一定要让怀罄的后代继承女帝之位。

谁也不知道寒觅的这种偏执究竟是从何开始产生,但是从她那双坚毅的眼神之中不难看出,她执念已经很深。

而凌瑶无力去回避寒觅的这种付出,无法铁下心来拒绝这种利用感情进行的胁迫。

“我有点累了,让我好好静一静,凌瑶,你恐怕也需要好好冷静冷静,我本意并非要胁迫于你,可是你居然会出此一言,实在是令我十分诧异,也觉得有些心寒,你先下去吧,我需要好好冷静冷静。”寒觅幽叹一声,扭头缓缓地躺下。

凌瑶心知自己的措辞有些偏激,心想毕竟寒觅至始至终都义无反顾地帮助自己,而自己今日居然会说出如此令人沮丧失落的话,她当时也因自己的这席话而觉得深深的懊悔,可是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再难收回。

“那我先告退了,不过怎么说,我还是要好好谢谢您这么多年来对我的照顾,是凌瑶不懂事,惹您生气。”凌瑶的心也是一阵刺骨,她退后了几步,深深鞠了个躬,一步一步,慢慢地退出寝宫。

“凌瑶,希望你能了解我的苦心。”背对着凌瑶的寒觅,一滴沉重的泪水悄然滑落。

********

龙绡宫中,嘲冈悠哉悠哉地四处游逛,对于这么一个新奇的世界,甚至感觉得自己的眼睛都是新的,看什么,怎么看都不怎么过瘾。

虽然已经变身为人鱼,可是鲛人皆是女性之身,嘲冈的出现,着实是引来不少人的回头。

果然我在东湖已经是名声在外,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都偷偷地瞄着我看呢,哎呦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真是太棒了,嘲冈洋洋自得,倒是十分享受这种异样的目光。

龙绡宫的建筑别具一格,其集市也是别出心裁,皆是一些珊瑚怪石,其中也不乏一些长满铁锈的兵器,跟残破的瓷器碗具,这鲛人的品味绝对是嘲冈所难以理解。

这让他不禁想起莲婆内屋之中珊瑚架子上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要仔细琢磨起来,倒向是沉船上的商物,这在陆地上可能一文不值的东西,到了这里确实备受青睐。

早知道叫人有收集破烂的癖好,我大可以把一些用烂的木器石器带下来,说不定还能大赚一笔,这么想着,嘲冈不由得摩拳擦掌,可是回头一想,换取的估计也是一堆破铜烂铁,激情顿时少了一半。

这时一个人突然拦住了嘲冈的去路,冷冷地询问道:“没见过你,为什么感觉你不像是我们族人,倒像是什么异类混入。”

“异类?”从没想到有人一开口就侮辱自己,嘲冈眉头一竖,准备用自己燃烧怒火给对方洗一洗眼睛,可是没想到这一看似微不足道到冲突,居然就有人逐渐围观了过来。

而且哪些眼神一点都不像是因为崇拜而呈现到一种痴迷,倒是跟那人的眼神相仿,多半带着一些颜色。

原来刚才哪些回头的人不是因为我的名气,可那又是冲着什么对我这么好奇?嘲冈心想着,仔仔细细地审视了一番眼前以及周围的鲛人,又看了看自己空无一物的胸膛,恍然大悟。

他不由回忆起来,从初入东湖,直到现在,印象之中貌似真就没有一个鲛人是那种典型彪悍魁梧的男性身材,个个都婀娜多姿,身形姣好,而自己一个男性乱入,引来方才那么多奇异的目光,想来也说得通。

“不行,我不能跟这些人在这边耗,玩意巡兵队过来,我就真得惹大麻烦了。”

嘲冈环顾了下四周,不知不觉已经被围观而来的鲛人围得水泄不通,这下可就不妙了,而且加上眼前的那人咄咄逼人,冲着自己嚷叫个不停,感觉心烦意乱。

“喂,老实说,你又是什么变的?”

什么变的,我要是说我是人变的,她们会不会吓一跳,嘲冈不由暗暗冷笑道,不过眼下显然不是说笑道时候,得想办法脱困才是正事。

这时他突然想到鲛人摆放的那些破铜烂铁,突然就有了一些主意,只见他将手偷偷地探进自己的胸口,不一会,居然将那装放鸣珠的小盒子摸了出来,高举过头顶。

这盒子的精美程度在京州城算不上什么顶尖工艺品,可是在那些鲛人看来,如同稀世珍宝,个个目光瞬间从嘲冈的身上挪开,转移到嘲冈头顶上的小盒子上面。

“果然好似一些没见过市面的乡巴佬,就这小玩意就把你们制服了,得,我也不久留,改天再陪你们好好玩玩。”

嘲冈奸笑一声,只见其高手一抛,那盒子短暂地上升之后,一摇一晃地往下掉,有那么一刻,周围一片死寂,突然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其他人就跟疯了似的,朝着那盒子游去。

顿时争抢之声混杂一片,哀叫之声也是不绝如缕,

嘲冈见了觉得异常好笑,拍了拍胸脯之中地鸣珠,正准备离开之时,心想万一以后又遇到这些情况,没了盒子,总不能把苍云作为诱饵。

想了想,嘲冈只好厚着脸皮从一些货架上顺走了一些看起来比较精致的器物,悠哉悠哉地拍拍屁股走人。

最新小说: 超级财富玩家 90后风水师 轮回道路 神州四境 丹武至尊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诡报社 武道世界之玄武大陆 旧日盗火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