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商土猎元录 > 第八十七章 深宫琴瑟

第八十七章 深宫琴瑟

宴席之上,人人面带喜色,流露出十二分的欢腾。

凌瑶目视着笑容满面的族人,心想这恐怕是回到东湖之后收获的唯一值得欣慰的事,之前内心的阴郁也有所缓解,可是长年累月的厌烦很难被一时的喜悦所冲淡,只不过此时凌瑶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至于嘲冈,他可算是失望透顶,这所谓的宴席大多是观看歌舞表演,正如先前所猜想的那样,她们桌上甚至连一点吃的东西都没有,个个都只顾着观看莺歌燕舞,不时地拍手叫好,而她们耳后的缝隙亦随之一张一闭。

唉,难道如此诺大的王宫,连一些吃的东西都没有吗?不行,我不能再奉陪下去,我得自己去找找,看看是否哪里有厨房什么的。嘲冈心想着,趁着其他人只顾着欣赏歌舞,自己独自一个人偷偷离席。

这龙绡宫殿王城嘲冈是第一次来,其中的建筑分布,道路通达,他自然是一概不知,只能凭着直觉随意游逛。

不过这不愧是集齐龙绡宫最为精湛工匠技术的建筑群,可谓是一步一景,且每一处景色的特点截然不同,各有韵味,一边游赏着,嘲冈心中不禁暗暗惊叹,这可比自己居住的那个破茅屋强了不止百倍千倍。

就在嘲冈正痴迷于这王宫胜景之时,深宫之中悠悠传来一阵悠扬悦耳的琴声,那韵律波澜不惊,可听起来确实回肠荡气,犹如一个正在哭诉的怨女,此起彼伏,夹着潇潇雨声,苦涩清幽。

“如此大喜的日子,怎有人演奏如此忧伤悲悯的曲调,莫非是被遗落在深宫之中的妃子所奏。”嘲冈不由暗暗嘀咕道,不过他很快就大笑自己荒唐,这龙绡宫清一色女流,何来失宠的王妃,简直是笑话。

不过嘲冈还是大感奇怪,很好奇这演奏之人究竟是谁,能将旋律弹奏得如此悠扬动人。

嘲冈循声而去,这会宫中大摆宴席,宫中守卫大多都集中在宴席周围,这后宫之中本来就冷清,这回更是无人看守,嘲冈此行简直可谓是进入无人之境。

可既然有人在弹琴,他也不敢太过声张,待声音越来越清晰之时,他不由地放慢了速度,缩身于礁石玉柱之后,翘首以望。

只听突然之间,铮地一声急响,琴声突止,四下一片死寂,嘲冈几乎只能听到自己细小的鼻息之声,探首朝内殿中望去,唯见龙绡幽浮,空无一人。

“奇怪,莫非自己被发现了?”嘲冈从礁石后小心翼翼地游了出来,十分诧异地朝内殿之中扫视了一圈,还是不见任何异样。

嘲冈哼哼道:“明明听到有人在此地弹琴,来了之后,连个鬼影都没有。”

待其进入内殿之后,只见殿中的案上端端正正地摆放着一把形态有些独特的乐器,那乐器的尾部仿佛被什么赤火烧灼过一般,黑红交错,可是被烧焦的琴尾跟整个乐器毫无违和感,倒向是刻意为之,琴首蹲守着一只赤黄小龙,那盼首的神态,栩栩如生。

“这乐器看起来有点意思,想来方才那声音便是这玩意发出的,看着感觉有点意思。”嘲冈眼前不由得一亮,在集市看遍了破铜烂铁,突然有这么一个如此新奇的玩意,他顿时就产生了十分浓厚的兴趣。

也不知是否是自己的一时幻觉,嘲冈只觉得那琴弦似乎被什么撩动了一番,微微颤动,琴声顿时弥散开来,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着实令其吃了一惊。

也许是自己不小心碰到了吧,这要是把自己能够独奏的琴,那可真要吓坏我了,嘲冈想了想,方才一时起伏的心稍稍沉了下来。不过说来也奇怪,那琴瑟之鸣丝丝入耳,那琴弦好比自己的心弦,每一个旋律都能引来自己内心的共鸣,与其说演奏者手法独到,不如说自己跟这琴瑟相见恨晚,毕竟再高超的乐师也并不能自己指下弦音,让所有人都能感同身受。

“或许我跟这把乐器有着某种缘分吧?”嘲冈摸摸自己的胸口,平静的心跳,平静的呼吸,他长呼了一口气,抬手轻撩乐弦,只听铮得一声,弦音带动水波颤动,传来一声低闷却又无比真切的乐音,自己的心跳也随之被撩拨,有所共鸣。

尤其是心弦被撩拨之后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些充实的画面,虽然这些画面是些记忆的碎片,可与先前的那种空虚不同,这一次他感觉到了那种记忆的真实,感觉那记忆是真真实实存在在。

“这琴声还能够帮助我恢复记忆?”嘲冈喜出望外,然而他并不知道,这把乐器正是他那把残擎所化,其中封存着的正是他的灵魂,他的记忆,和他过往的点点滴滴。

于是他又情不自己地又撩动了两下,每一次琴声响起,他就感觉自己地心充实了一些。嘲冈从没学过任何乐器,可是弹奏之时却如行云流水一般,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琴声铮铮,如明月微波,过尽千帆之后,一泻千里。

“是你?”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疑问之声,嘲冈双手一按,琴声戛然而止,他抬起头望了一眼,门口所站之人居然是凌瑶。

只是这时候的嘲冈眼神已经变了,他目光格外森冷,不再像先前那般含着些许愚钝的神色。

凌瑶怔怔地目视着嘲冈,许久也没有说一句话,一方面她被嘲冈的天赋所诧异,一方面被其冷峻的神情所吓住。

“这把琴是哪里来的?”嘲冈突然冷冷地问道。

凌瑶闻声并没有当即回答,而是微微后撤,她只觉得心头闪过一丝不详的预感。

嘲冈抚摸着琴首,突然又哭又笑,嘴里念念有词,就像疯了一样,目视着眼前的一幕,凌瑶偷偷将手藏匿于背后,想趁着嘲冈不注意,悄悄结印。

“凌瑶,我对你毫无敌意,在你出手之前我们还可以是朋友,但是只要你先动手,那就休怪我手下无情。”

嘲冈的声音变得十分厚实,听起来令人心头不由有些颤抖,凌瑶显然也感受到了这股气势,双手一松,耷拉下来,可是她的目光之中还是存在着戒备,看来嘲冈是想起来了些什么,至少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是自己这些年来那个朝夕相处的木头。

凌瑶看着嘲冈的手放在蝶筝之上,寸手不离,面色一沉,质问道:“你到底是谁?你这些年来装疯卖傻莫非就是为了潜入我龙绡宫?你可知这蝶筝可是我龙绡宫之物。”

嘲冈冷笑一声,抚摸着琴面,就像找到了一个久违的故友,虽然他脸上十分平静,可是心底里却是百感交集,那种复杂的情绪在他的心中反复纠缠。

凌瑶颦眉凝视,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没怎么样,你我既然不是一路人,我只能带着本来属于我的东西离开,这龙绡宫很美,不过我不属于这里。”嘲冈冷言道。

凌瑶开始有些后悔带嘲冈进入东湖,她没料到嘲冈会突然变了一个人,没想到嘲冈居然一直伪装得那么完美,没有一点破绽。

而找回记忆的嘲冈并没有因此感到兴奋,毕竟这意味着他要重新承担复仇的阴影和身为一个猎元人所承受的魂体相离的痛苦。

“你不能走,我不允许你把东湖的秘密公之于众!”见嘲冈抱起焦尾蝶筝,凌瑶突然摊开手,大叫了起来。

嘲冈道:“东湖的秘密?呵,你放心,我相信没有人会对这块地方有什么兴趣。我也没那闲工夫。我走后东湖还是那个东湖,绝不会有人会从我口中知道东湖的一切讯息,这也算是你我朋友一场。”

可凌瑶还是不想轻易放手,试想谁会愿意再去相信一个伪装了四年的人,除非此人实在是缺心眼,显然凌瑶也不愿意信任此时显露本来面目的嘲冈。

“凌瑶,你好好当你的女帝,我们猎元人的事,你最好不要管。”

凌瑶闻言,质问道:“那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将泸沽湖畔的林中小阁毁掉的罪魁祸首?”

嘲冈不由心中一怔,他那里会知道那栋破楼居然是鲛人的祭祀重地,当然明人不做暗事,既然记忆告诉自己,那危楼正是在自己与囚牛对阵之时的被波及,他很果断地承认了:“不错,是我干的!”

“既然你是罪魁祸首,那我就更不能放你离开!”凌瑶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会跟嘲冈反目,而且还是在如此非同一般的日子,以此非同一般的方式,她只觉得就像一场梦一样,十分荒唐。

嘲冈寒目一动,作揖道:“林中小阁之事我绝不逃避,待我将容若魂魄带回去安置妥当,定当亲自前来请罪。”

“亲自?”虽然凌瑶很清楚容若现在道处境,可是作为一个鲛人,她有义务维护自己族人的利益,更何况自己还是女帝,更不可能让嘲冈如此轻易离去,她郑重其事地摇了摇头表示拒绝。

“这么说就是没得商量了,既然如此就休怪我硬闯!”嘲冈拳头一紧,其实他心里何尝想过要跟凌瑶动手。

凌瑶叹了一口气,道:“你以为你能穿得过东湖那层乌水吗?别说你硬闯了,到时候恐怕是要永远留在那形同混沌一般的湖水当中。”

嘲冈听完,心头一颤,凌瑶此言不差,单单凭借自己的本事,确实未必能够能够浮出水面,只要方向偏差,恐怕是要永远困在其中。

见嘲冈沉默不语,凌瑶基本知道其心中虚实,可是毕竟有着多年朝夕相处的感情积淀,她心中多少还是难以接受眼前的事实,久久无法率先出手。

最新小说: 超级财富玩家 90后风水师 轮回道路 神州四境 丹武至尊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诡报社 武道世界之玄武大陆 旧日盗火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