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史 > 凰权策 > 第六十八章 连夜奏乐

第六十八章 连夜奏乐

“那我先回太医院了。”

“嗯好。”

看着谢忆年远去的背影,沈韵婷捏紧了手里的药品,缓缓离去。

司衣房里,冉雪笑慌里慌张的收拾着衣物,连忙又绣起花样来,可真是一刻都不得闲。

“雪笑,吩咐你绣的花样绣好了没?”

“好了好了,吴掌衣。”

冉雪笑慌慌忙忙翻找出了绣好的锦帕来交给了她,吴掌衣翻看了一番,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嗯,不错,一开始冉司珍说你绣工出众,我还不信,现在一看,果真是有点本事,让你进来做事看来也算是值得了,我这里还有一些,尽快把它们绣完。”

“啊?”

闻言,冉雪笑撇了撇嘴,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吴掌衣皱了皱眉,不满道:“怎么,不愿意?雪笑,你可要搞清楚,我们司衣房可是冒着得罪贵妃娘娘的风险让你进来做事的,而且只是每天让你绣绣花什么的,也不用做什么粗活,这你都嫌累,都不愿意?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我就去和你姑姑说一声,你趁早离开我们司衣房,我们司衣房可装不下你这尊大佛。”

听到吴掌衣的话,冉雪笑连忙摇了摇头,掐笑道:“不,不是,我愿意,我愿意的。”

“那就好,给你一天的时间,后天早上我要看到所有绣好的锦帕,听懂了吗?”

“知道了,掌衣放心。”

话落,吴掌衣拿着绣好的锦帕离开了这里,冉雪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气愤的跺了跺脚,看着手上被针扎伤的无数小伤口,心里又痛又委屈,两行清泪瞬间滑落脸庞。

太阳渐渐落山,冉雪笑也绣好了一半,总算是有些闲余的时间,独自一人走在宫道上。

“雪笑。”

二喜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喊了她一声,笑嘻嘻的看着她。

冉雪笑翻了他一个白眼,一脸的丧气语气不悦道:“怎么,来看我多倒霉是吗?”

“你怎么总是这么想啊,我是听说你又被调到司衣房了,我特地来看你的,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怎么样?在司衣房干活可比司膳房轻松吧。”

听到这话,冉雪笑就气不打一出来,抱怨道:“轻松?是啊,轻松!我是不用干一些粗活,只是每天除了整理衣物就是绣各种锦帕和各种荷包,一刻也不得闲,你看看,绣的我手都被针扎成什么样了!我都不明白,我每天不停的要绣那么多锦帕那么多荷包,有什么用?”

“你别生气,其实这司衣房就主要是做刺绣,掌管后宫女子的生活衣物的,自然也包括那些不得宠的妃嫔,你也知道这后宫一向都是见风使舵,人人都很势力,大家为了伺候好那些有势力有地位的妃嫔,自然就会冷落掉不得宠的妃嫔,你绣的那些荷包,锦帕都是给那些不得宠的妃嫔绣的,因为没人愿意伺候她们,像这种小事,太后皇上也不会过问,刚好你被调了进去,这份差事自然就落到了你头上。”

二喜语重心长的说着,听到他的话,冉雪笑更是气愤的跺了跺脚,不悦地道:“她们不愿意绣,不愿意伺候,难道我愿意吗?我的绣工又不差,我也想给那些妃嫔绣衣服,借此能够得到她们的欣赏,扶摇直上,可是一直只让我绣这些乱七八糟的荷包和锦帕,我什么时候才能有出头之日啊!”

“哎呀,你也不要丧气,在等等看,等哪个宫里缺人了,再调你去做女史嘛。”

冉雪笑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你说的倒是容易。”

说着,她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别处,顿时含羞带怯,只见不远处,司空陌一身白衣,犹如谪仙一般,看的冉雪笑顿时泛起花痴来,盯着他看。

二喜顿时脸色垮了下来,不悦道:“我先走了。”

“快走快走。”

冉雪笑忙慌说道,还下意识的推了他一把,二喜看了一眼司空陌,垂头丧气的离开了这里。

夜色旖旎,月华如霜,如今十一二月,已经入冬,虽然白天还有太阳,有些暖和,但一到晚上便是寒风刺骨,空气都是浓浓的凉薄之意。

司空洛匆匆来到了昭阳殿,走到宫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了阵阵奏乐声,司空洛无奈叹了口气,淡声道:“贵妃还在听曲,先回宫吧。”

夜渐渐越来越沉,司空洛都不知道批了多少本奏章,看的眼睛酸涩,他揉了揉眼睛,喊道:“二喜。”

二喜连忙走了进来,说道:“皇上,贵妃娘娘还在听曲。”

司空洛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起来,冷冷道:“都已经子时了,还在听曲?不去了,摆驾崇华殿。”

“是。”

“皇上驾到。”

玉妃正在睡梦中,突然听到门外传来太监的喊声,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嘴里嘟囔道:“皇上,这么晚了,皇上怎么可能会来,一定是我在做梦……”

说着,她又沉沉的睡了过去,兰月连忙点亮了宫里的烛火,轻声喊着玉妃:“娘娘,娘娘快醒醒,皇上来了,皇上来我们这里了。”

玉妃顿时惊醒过来,面露狂喜,道:“你,你说什么,皇上来了?我,我不是在做梦吗?”

“是啊,皇上真的来了。”

兰月刚说完,司空洛已经独自走了进来,向兰月招了招手,示意她出去。

兰月对着玉妃笑了笑,连忙退了出去。

玉妃一脸欣喜的看着司空洛,下了床,盈盈福身,含羞带怯,袅袅婷婷:“臣妾参见皇上,这个时候皇上怎么来了?”

玉妃上身只穿了一件红色肚兜,下身穿了一条纱裤,虽然她穿的单薄,但房间里确是暖和不已,司空洛轻轻扶起她,坐到了床上,淡声道:“怎么,朕来,你不欢迎吗?”

“没有,臣妾怎么可能不欢迎,臣妾恨不得皇上每天都能来臣妾这里,只是,臣妾没想到,皇上今晚会突然来臣妾这里,臣妾有点受宠若惊而已。”

玉妃柔声说着,她声音娇媚,微微低着头,脸上露出一抹浅笑,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抿嘴一笑间,很美很动人,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来的都是一个媚字。

司空洛面露笑意,轻轻抚上她的脸,两人深情凝视着对方,他一手拉下了帐幔,一夜旖旎……

日出东方,晨风轻启,冬日的太阳撒落,青砖碧瓦,雕栏玉砌,假山奇石,碧池幽幽,皇宫内院一派温馨静好。

昭阳殿里,沐流烟揉着太阳穴,浣纱端着茶走了进来,她端起茶盏轻轻啜了一口,淡淡说道:“浣纱,传召沈韵婷,今夜进宫为本宫奏乐。”

“娘娘已多晚传召沈韵婷,不怕皇上不高兴吗?”

沐流烟轻笑一声,道:“本宫就是要他不高兴。”

闻言,浣纱面露难色,说道:“可是娘娘,奴婢听二喜说,前几天就是因为娘娘总是拒绝皇上,昨晚皇上去了玉妃娘娘那里,娘娘若是今晚还不肯见皇上的话,只怕皇上……”

沐流烟脸色顿时有些难看,睨了她一眼,将手里的茶顿在桌上,启唇轻声缓缓道:“皇上要去就去吧,有些东西,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总是不会去珍惜它,最好的就是求之不得。”

“求之不得……”

浣纱喃喃说道,一脸疑惑。

沐流烟看着她疑惑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淡淡说道:“浣纱,你还年轻,又没有嫁过人,你是不会明白的,及时平常夫妻相处,那都是有学问的,更何况是皇上与妃嫔之间,后宫之内,一旦稍有松懈,失去的可不仅仅只是皇上的宠爱,甚至连地位性命也可能会一起丢掉。”

听到沐流烟的话,浣纱摇了摇头,疑惑道:“娘娘说的太深奥了,奴婢听不明白。”

“你不明白不要紧,快去乐工局传沈韵婷戌时到本宫这里来。”

“是。”

话落,浣纱缓缓退了出去。

乐工局

沈韵婷正弹奏着新学的乐曲,杨司乐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道:“韵婷,你过来一下。”

沈韵婷放下琵琶,跟在她身后,两人走到了一旁的角落。

“韵婷,刚刚沐贵妃宫中的人来传召,让你戌时进宫为她奏乐。”

“可是杨司乐,这已经是我连续第五个晚上宫中奏乐了。”

沈韵婷面露难色,显然有些不太愿意。

杨司乐点了点头,无奈道:“这我知道,但是在后宫沐贵妃的旨意,是不可违抗的,我哪敢替你分辨,你只要记住,沐贵妃让你弹奏什么,你就弹奏什么,也万万不可表现出一点点的不耐烦,不情愿,知道吗?”

“嗯,我知道。”

“那你快去吧。”

“好吧,那我去了。”

话落,沈韵婷拿着琵琶朝沐贵妃宫中走去。

昭阳殿里,沐流烟正坐在贵妃椅上,悠闲的品着茶,沈韵婷走了进去,曲膝见礼,清丽婉约的小脸柳眉微扬,始终挂着一抹浅浅的笑,不浓不淡,如沐春风,清新而怡人:“奴婢参见贵妃娘娘。”

“免礼”

“谢娘娘。”

“不知娘娘今夜想听什么曲子?”

沐流烟面露思索之色,笑道:“你可会吹箫?”

沈韵婷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奴婢会一点。”

“嗯,浣纱将本宫的那支玉吟箫拿来。”

“是,娘娘。”

没一会儿,浣纱便拿着一个檀木长盒走了出来,沐流烟对她使了个眼色,浣纱拿着盒子走到了沈韵婷身边,只见一支雪白通透的玉箫静静的放在里面。

“这支箫名叫玉吟箫,是皇上当年赏赐给本宫的,这箫是用特殊的竹子所制而成,外观不仅好看,音色更是清脆悦耳,因为本宫不会吹箫,就一直留着它,既然你会吹箫,那你今晚就用这支箫为本宫吹奏几曲。”

最新小说: 蚀迩 山海龙皇 从训练家开始打卡 无敌从必抽SSR开始 哆啦A梦里的萌王 团宠:做国舅爷怀里的小馋包 我真的只想苟下去啊 超级牛逼克拉斯 我僵尸叔叔拒绝出棺 极品婆婆修仙记
相关小说: 亚洲av淫荡妹妹 avi日本秘书图片 kuiborunjin lvinichnmetr 成人电影香港 日本 漂亮男扮女 www.韩国做爱视频.com 末日情色影院 xxoo97干丁香五月天 性吧cc论坛公告区 cf体验服刷点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