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卿卿醉光阴 > 第五百三十一②章

第五百三十一②章

齐望舒说话吞吞吐吐的,但是却也是一字不差的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这样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沈姝听了之后,脑海中犹如五雷轰顶一样,凭空炸出了惊天巨响。

就算是做好了准备,但是也耐不住这么一个晴天霹雳的惊雷/,谁能想到姬子启居然是有婚约的人呢?

沈姝沉默了好一阵子这才缓过来,看着一脸担忧看着自己的齐望舒说道:“那,他是和那个妹妹成婚了吗?”

这句话确实也将齐望舒问住了,她也不知道姬子启究竟是不是已经成婚了,看着沈姝这个样子,齐望舒很想去质问姬子启,但是确实又无从问起。

姬子启和沈姝只不过是在重阳佳节皇帝宴请群臣时的一次美好的相遇,在金秋的桂花林中,芳香馥郁的弥漫的花香中相遇洽谈,可是就是那样的一次见面,就让沈姝终生不忘。

可是让沈姝终身难忘了,就要让姬子启负责吗?哪里来的道理啊?

她们师出无名,根本就没理由去找姬子启问个清楚。

沈姝忽然怅然落失,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随后眼泪就掉下来了,齐望舒看着她,一副慌张的样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早知道这样的话,就不要告诉她了,这样一来,心中至少还存在一些信念和理想,但是这样一来,什么都没有了。

在宫里这么就,好不容易遇见了一个心仪的人,让沈姝觉得整个天空开始清朗起来,但是这样一来,就将沈姝又关回了那个黑暗的角落里,每日只有孤独为伴,不知到今夕是何年,浑浑噩噩的过着。

按理说齐望舒是先帝的女儿,如何也不该帮着沈姝这个先帝的妃子做这种事情的。

但是齐望舒除了是先帝的女儿之外,还是公主,沈姝原先也是丹啻的公主,她们的命运极其的相似,又有一些不一样。

再者说了,齐望舒的母妃也是在这个皇宫之中住了许久,到最后死了,就连全尸都没留下,这对于齐望舒来说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事情。

当日仪春殿失火的时候,齐望舒痛苦不已,想着为什么终于到了母妃如愿以偿的坐在太后的宝座至上的时候,却不得善终,仪春殿为什么失火,这在齐望舒心中是一个心结。

但是后来调查到,是灵堂失火,所有人都死在了那场大火之中,齐望舒很是痛心,但是又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接受这个事实。

齐望舒心中也知道,母妃就算是一直在为权力做争斗,但是实际上,她比谁都想要得到一个好结果,若是真的能够和先帝一起在民间永远相伴到老,相夫教子的过着安定的生活,夏容馨是一定不会选择这样的人生的。

现在又有一个这样的人出现了,教齐望舒怎么忍心见到沈姝也这样遗憾终身呢?

齐望舒见着沈姝这个样子,心中也是很难过的,她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梁寂也不知道,若是姬子启在太原郡成婚了,在这会儿接他的妻子过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沈姐姐,你只见了姬子启一面,不要再这般心心念念的想着他了,不会有结果的,就算是姬子启没有成婚,可是沈姐姐,你是太妃娘娘呀,你和他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好的结果呢?”

这般说着,沈姝的眼泪就慢慢的掉落下来,她无助的看着齐望舒,心中好不容易是有一些想法了,但是却要这般扼杀在摇篮里,她心有不甘,但是又无能为力,她说道:“那……公主可不可以再帮我一个忙?”

事到如今,都做了这么多事情了,齐望舒已经不担心再做任何无用功了,她点点头说道:“你说吧,要是能让你心里好受一些,我和皇后娘娘商量一下,都可以帮你做了,但是……前提是你要想着自己的身份,还有,你可不是孤身一人,你身后有丹啻的百姓,若是你在宫中出了一点什么事情,也是会牵连到他们的,皇兄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说话,现在丹啻占据上风,可是只要是你行差踏步错了一步,皇兄借题发挥,天下人斥责你,丹啻也好不到哪里去的,你要想清楚。”

齐望舒实在是担心沈姝这会儿神志不清的样子,会让自己帮着她逃出宫去,或者是强迫着姬子启给她一个交代,这样齐望舒岂不是很为难吗?再者说,这样也会害了姬子启,虽然不知道姬子启是从哪里凭空出来的人,之前从来没有听过有这么一个人,但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突然过五关斩六将的来到上京城。

可是他现在就是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将沈姝的心给偷走了。

齐望舒这会儿和沈姝说话的样子,简直是像极了一个比沈姝大很多的女子一样,齐望舒说的这些事,沈姝也知道是怎么一个道理,她点点头说道:“我知道,都已经这样了,我也不可能就再继续这样下去,但是……我还是想着,再最后见他一面,公主,你帮帮我吧,可以吗?”

看着沈姝虔诚的样子,齐望舒怎么忍心拒绝她呢?沈姝本也是一个惊艳的外邦女子,长得明媚动人,有能让人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的长相,这般动人的样子,让齐望舒看着都觉得我见犹怜,怎么忍心拒绝呢?

“好吧,我让梁寂想想办法,皇后娘娘那边也有说,到时候让姬子启入宫来,到时候让梁寂带着姬子启进宫就好了,就像瑞兰那样。但是就不知道姬子启愿不愿意了。”齐望舒停顿了一会儿,说道,“若是他不愿意,你也该知道他是什么想法了,就算是愿意,也不一定会有什么好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见了一面之后就不要再想了,下月年关之时,丹啻就要入上京了,别怪到时候我没有提醒你。”

齐望舒也不知道操着哪门子的心,先是忙完梁焕卿,又是忙着沈姝的事情,简直是忙着不可开交了,不过好在是她自己没有出什么事情,只要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

她们这边忙着,甘泉宫的苏尚卿也没有闲着,自从皇后娘娘复宠之后,皇帝就很少问及甘泉宫的事情了。

苏尚卿心里清楚,皇上的时间是很少的,最近朝中的事情又多,没有办法兼顾后宫,他对梁焕卿的感情是旁人无法企及的,就算是在失恋的时候也一直想着梁焕卿。

但是苏尚卿怎么可能认输呢?现在她怀孕三个多月,已经是开始显怀了,可是为了固宠,也算是为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还是要时不时的去勤政殿走一趟。

只见苏尚卿今日身穿粉红色的绣花罗衫,下着珍珠白湖绉裙,那瓜子型的白嫩如玉的脸蛋上,颊间微微泛起一对梨涡,淡抹胭脂,使两腮润色得象刚开放的一朵琼花,白中透红。簇黑弯长的眉毛,非画似画,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那诱人的眸子,黑白分明,荡漾着令人迷醉的风情神韵。珍珠白色的宽丝带绾起,本来就乌黑飘逸的长发却散发出了一股仙子般的气质。长发及垂腰,额前耳鬓用一片白色和粉色相间的嵌花垂珠发链,偶尔有那么一两颗不听话的珠子垂了下来,竟然更添了一份亦真亦幻的美,手腕处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温润的羊脂白玉散发出一种不言的光辉,与一身浅素的装扮相得益彰,脖子上带着一根银制的细项链,隐隐约约有些紫色的光泽,定睛一看,只是紫色的晶石罢了。

一头三尺青丝编作三股,一股盘于后脑,簪一支双蝶戏云白玉钗。另两股随意飘散在肩上,身着一袭淡彩锦绣描花宫装,外罩一件雪绫袄青缎掐牙背心,下系一条浅碧烟撒花绫裙,行步之间风流秀曼,顾盼生辉。朱唇不点而赤,罥烟眉似蹙非蹙,凤眼漆黑,姣丽无双,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眸光流转间已夺人呼吸。

身穿淡粉色衣裙,外套一件洁白的轻纱,把优美的身段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即腰的长发因被风吹的缘故漫天飞舞,几缕发丝调皮的飞在前面,头上无任何装饰,仅仅是一条淡蓝的丝带,轻轻绑住一缕头发。颈上带着一条紫色水晶,水晶微微发光,衬得皮肤白如雪,如天仙下凡般,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眉如翠羽,齿如含贝,腰若束素,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一条天蓝手链随意的躺在腕上,更衬得肌肤白嫩有光泽。目光中纯洁似水,偶尔带着一些忧郁,给人可望不可即的感觉。

浅浅勾画了一抹绝美的远山黛,本就不画自黑,这一修饰,承托起眉下娇媚的杏眼,愈发美丽,浓密的睫毛闪烁了一下,幽深的眸子投向远方,白皙如玉的皮肤,那红唇显得如火般艳丽,中分下的三千青丝微微簪起,紫樱流苏所装饰,额见的一点红梅竟是更显魅力,垂下的流苏竟连蝴蝶也吸引了,碧色蜀锦唐裙轻纱,随风飘动,微起,露出一个倾世笑颜,让身边的丫鬟也惊讶,北方有佳人,说的便是如此了,当年西施是否也有这般容颜呢?

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外披一月白色纱衣。丝绸般的墨色长发随意散落在腰间,仅用一条冰蓝色丝带扎住一缕发丝,垂在左侧,甚是飘逸。腕上一条红玛瑙手钏,在柔和是日光照耀下,散发出血色般红润晶莹的光芒。粉嫩的耳垂上戴了一对蓝宝石倒坠耳环,晃动间耳环摇曳,折射的光芒如一片海般湛蓝。肤如凝脂,气若幽蓝,本就有着倾国倾城的容貌,薄施粉黛,更有摄人魂魄的魅力。

绣丝长裙裙摆绣着几朵暗蓝色的凤仙。腰间系一紫腰带,贵气而显得身段窈窕,腰间系着一块翡翠玉佩,气若幽兰。颈前挂着琳红玉宝石,雪白的小手上带着玛瑙金镯,玲珑有致。晶莹剔透的倒坠耳环垂下,摇曳。倾城之貌,闭月之姿,流转星眸顾盼生辉.面容和蔼可宛,凌乱的头发在宫女的手中,慢慢变成优美顺滑的秀发。小巧玲珑的脸庞上,淡粉胭脂抹得仔细,透露出难有的稚气。左手上系着一条紫色水晶链映衬着白皙的皮肤,更显女子超凡的气质。

在身边宫女尔心的陪伴下,一同走到勤政殿来。

如今尔心已经是深得淑妃娘娘信任了,她这十几天一直在淑妃娘娘身边精心伺候着,只要是说了皇后娘娘的坏话,尔心连忙附和。

尔心也知道,自己没有帮皇后娘娘做成什么事,正想要立下一个大功,随后就能在皇后娘娘那边领赏赐。

这一生的荣华富贵,算是有着落了。

尔心想到这些,便也是全力伺候着淑妃娘娘,不敢有半点差池。

“尔心,上去和何誉公公说一声,让他进去通报一下。”这才走了一会儿,苏尚卿就走不动了,停在台阶下歇息,要说这怀了孕啊,可就是累人,不管是怎么样,都累的慌,走一步就喘,问了好几个太医了,那精通妇幼的王太医都说这是正常现象。

苏尚卿想着恐怕是因为自己身体的原因吧,平时看村子里人怀孕也是这样的,很辛苦。

“哎!”尔心佯装很担心的样子,让身边的宫女扶着一下淑妃娘娘,随后跑上台阶,看着门外的何誉公公,低声说道:“何誉公公,烦请您通报一声,淑妃娘娘来了。”

何誉左右看了看,一脸为难的笑道:“尔心姑娘,不是咱家不帮你,皇上说了不见人,任何人都不见,这会儿正在处理公务呢。”

尔心也是为难的想要再说几句。

苏尚卿亲自走上前去,说道:“可是这几日,皇上都没来看本宫,就算是本宫不想,肚子里的孩儿也想父皇了。何誉公公,烦请你去通报一声吧。”

何誉拱手拘礼:“淑妃娘娘,不是奴才不近人情,皇上圣令在前,奴才不敢不听呀……”

最新小说: 蚀迩 山海龙皇 从训练家开始打卡 无敌从必抽SSR开始 哆啦A梦里的萌王 团宠:做国舅爷怀里的小馋包 我真的只想苟下去啊 超级牛逼克拉斯 我僵尸叔叔拒绝出棺 极品婆婆修仙记
相关小说: 走光or故意 粤语淫声小说 2txx.net 伦理bt种子下载网站 我的傻妞妞dj 日本夫妻性生活姿势 www.hu嗯ngse 少妇的异性按摩经历 亚洲偷拍第二页 wwww.kknnn.com 强奸少妇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