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史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1184章 欲哭无泪

第1184章 欲哭无泪

常凌风敏锐地察觉到是两个鬼子摸了上来,向着鬼子来的方向指了指,络腮胡方才看清。当即就要举枪射击,常凌风一把压住了他的枪身,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着鬼子的左前方扔了过去,石头落地发出声响,立即引起了鬼子的注意,趁着两个鬼子转向石头落地的方向的时候,常凌风对着他们连开两枪,两个鬼子顿时倒在了血泊之中。

络腮胡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还在愣神的时候,已经被常凌风一把拉走。

就在他们刚刚离开时,林子里一阵乱枪响起,将他们刚才潜伏的位置所在的大树打得是木屑乱飞。络腮胡心有余悸地往后看了一眼,若是不及时撤离,恐怕此刻身上都是弹孔了。

与此同时,林子里其他的方向也响起了枪声,随即络腮胡听到了几声闷哼声,再然后是鬼子的喊叫声。

常凌风引着鬼子在林子里兜圈子,看到鬼子后续的车队来了之后,才带着众人边打边退撤出了林子。

在撤出去之前,当然没有忘记给鬼子准备几枚诡雷。

鬼子追到了林子边缘,前方的鬼子被诡雷炸得粉身碎骨、哭爹叫娘,鬼子指挥官立即命令部队放慢了追击的速度,这么一来,常凌风他们便有足够的时间撤退了。

撤出林子一直向西走了大概十余里,众人这才停了下来,清点人数之后,发现有两个汉子阵亡了。

常凌风继续带领众人向西北方向而去,又走了二十多里的山路,方在一个山坳里与罗冀、王天镇等人会和。

叶大龙快步迎了上来,看着常凌风的身后,紧张地问道:“江老弟,鬼子没有跟上来吧?”

常凌风笑道:“放心,后面的鬼子早就被我们甩了。”

叶大龙也笑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黑狼也走了过来,他早已经弃车了,只是车上的两大箱资料仍然让人抬了下来。

常凌风关切地问:“你的伤没事吧?”

黑狼稍微动了下胳膊道:“没事,没有伤到骨头。”

常凌风又看了看罗冀和王天镇,道:“这次多亏了罗大哥和王队长,不然我们恐怕要交待在鬼子那里了。”

王天镇哈哈大笑道:“江老弟,你说笑了,就凭你手下那几个兄弟,鬼子能把你们怎么样啊?”

罗冀显然没有开玩笑的心情,他焦急问道:“是不是鬼子大礼堂那里得手了?寺内这个老鬼子怎么样?”

常凌风微笑道:“罗大哥,我得跟您陪个不是,我们这次的计划并不是针对寺内寿一这些老鬼子,而是1866部队。”

罗冀讶然。

常凌风这才将1866部队的简况这这次任务的情况简要说了。

罗冀等人听得两眼直勾勾的,最后,叶大龙咽口吐沫道:“江老弟,如此说来,那百十个鬼子军官和军医都被炸死了?”

王天镇纠正道:“不是军医,是鬼子细菌部队的研究人员,简直即使禽兽不如。我们八路没少受这些毒气弹的祸害,这些天杀的,该,头该死!”

见罗冀仍然没有回过神来,常凌风道:“罗大哥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罗冀忙摆手道:“哪里,哪里?江老弟,你干得可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大事啊,这个不比干掉寺内寿一差,毒气弹的威力我是知道的,几百颗毒气弹不亚于鬼子的几个师团。”

常凌风又道:“那我就放心了。”

王天镇道:“江老弟,你什么打算,我上次说过的话你考虑过没有?”这家伙还记着让常凌风去给他当副队长的事情呢。

罗冀似有深意地看了常凌风一眼,又笑着对王天镇道:“王队长,你这座庙恐怕是容不下江老弟这尊大神吧?”

王天镇挠了挠脑袋,笑道:“罗大哥说笑了,我跟我们上级已经请示过了,只要江老弟肯来,那剩下的事情都好说,我这游击队的庙是有点小,但是上面的庙可不小,不怕江老弟折腾不开。”

常凌风拱手道:“王队长的好意心领了,将来我们也许还有合作的机会。”

罗冀道:“江老弟什么打算?”

常凌风想了想说道:“我还有三个兄弟在城里,眼下生死未卜,所以我决定再回趟北平。”

罗冀和王天镇均是一惊,罗冀郑重说道:“现在回北平恐怕不妥吧?鬼子肯定已经在大搜捕了,这个时候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王天镇道:“你们今天晚上捅了马蜂窝了,鬼子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要不等过几天再回去?”

常凌风道:“谢谢两位的好意,只是这三位兄弟是因为我的计划不够周详,这才被困住了,无论如何我必须带他们出来。”

罗冀道:“江老弟,恕我直言,你的三个兄弟恐怕是凶多吉少。即便他们三个没事,诺大的一个北平,你到哪里去找他们?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在城里还有不少的兄弟,等过一两天,我回去找人打听打听?”

罗冀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句句是实话,不过,常凌风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也不能扔下兄弟们的。

罗冀和王天镇见常凌风态度坚决,也不好再劝,常凌风将小林秀赖、鬼子大尉以及两口箱子交给了王天镇,再三叮嘱一定要把这两个鬼子和这批资料弄到根据地去,留下黑狼一起跟着王天镇养伤,黑熊、周宝、大水等人也同去。之后拜别王天镇和罗冀,只带着刘一鸣和马晓庆回北平。

……

第二天天刚刚蒙蒙亮,寺内寿一就在山下奉文以及中岛一雄等人的陪同下,来到了奈良家现场。周围的鬼子士兵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

寺内寿一睁着两双通红的眼睛扫视着面前的一片废墟,尽管爆炸已经过去了八个多小时,但是这里的硝烟仍旧没有完全散去,空气中仍然残存着血腥味,而且十分的刺鼻。寺内寿一曾经来过奈良家吃过两次饭,那还是刚刚占领北平不久,随着山西、河北南部的战事骤起,他这个司令官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自由支配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可惜了!”寺内寿一淡淡地说道。

身后的上下奉文和中岛一雄屏住呼吸,都不敢接话。

寺内寿一此时的心情极为复杂,如果爆炸是一个仓库,哪怕是军火库,他也能够安之若素,但是偏偏炸死了1866部队百分之九十的军官和研究人员,这就不能不让他头疼了。因为没有人比寺内寿一更加清楚这些人的价值,这些人一死,等于华北方面军的细菌战一夜回到了最开始的阶段,这个打击是无情的。

没有了这些研究人员,细菌战的研究就会陷入停滞阶段,势必会对接下来的扫荡造成严重的影响,寺内寿一早就看到了细菌武器的产能不足的报告,他现在只是希望能够给他留下一点火种,否则细菌战真的要另起炉灶了,他甚至怀疑这样会使自己的扫荡作战计划胎死腹中。

严重性不言而喻,寺内寿一对山下奉文说道:“山下君,伤亡情况统计出来了没有?”

山下奉文苦着脸道:“司令官阁下,已经初步统计出来了,昨天晚上来参加酒会的全部倒是1866部队的骨干,经过连夜的搜救,只救活了八名伤者,包括1866部队副队长在内的一百二十余人全部玉碎。”

尽管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听到这句话之后,寺内寿一还是感到眼前一黑,身子晃了两晃。山下奉文连忙扶住他,这次打击不是一般的大,他很清楚寺内寿一的痛苦。

寺内寿一围着奈良家转了一圈,转过身问中岛一雄:“中岛君,带我去你松室君被刺的地方看看。”

中岛一雄愣了一下,看到山下奉文给自己使眼色,忙顿首道:“哈依!”

田虎将松室孝良一枪毙命,脑袋都打烂了,等周围的鬼子兵赶到现场的时候,松室孝良早就死透了。

此时,松室孝良的尸体早就被抬走了,唯有地上用白漆画出的人形痕迹以及那一滩已经冻成冰的污血,寺内寿一突然感到眼前一黑,险些当场昏厥。

早在1936年,松室孝良向关东军总部上交了一份秘密报告,对华北的中**阀和各级官吏是这样评价:“大部分个人或小集团的繁荣主义,缺乏为国民的观念,因此形成独霸一方、独裁、私民之状况。国家之存亡,民族之疾苦,彼等不负任何责任。彼等政治欲、物质欲非常旺盛,故彼等除维持现状以解决其玉望外,殊不愿粉碎其势力也。真能爱国为民者,为数极少,大部为顾己而不顾人之辈。”

对于普通老百姓,松室孝良也认为:“中国人之特性,爱国不过五分钟,甚且有不知国家为何物者。”

这份报告对中国人的人性分析的十分透彻,即使是现在寺内寿一也能记得其中的一些词句。

对于松室孝良,寺内寿一的评价还是很高的,但是此刻松室孝良此刻已经成了一具尸体,寺内寿一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最新小说: 凡世驭 虚界封尊 两界之主 也要许你白首 天师小乞丐 腐烂元年 人生一串 商杀之风云 那些遇见 救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