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史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89章 坐等上门

第89章 坐等上门

几个人说话的声音挺大,离得近的几个土匪也都听到了,顿时哄然大笑。

大勺弄了个大红脸,横眉瞪眼地这几个土匪说:“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大勺打心眼里是看不起这些土匪的。

几个土匪倒也大肚,也不跟他计较,这也就是被常凌风收编了,换成是以前的黄花岭,没准现在几个人早就大打出手了。

……

起得早的不只是常凌风和王成,还有小泉清,不,准确地来说,小泉清这小鬼子昨晚根本就没睡。

从昨天晚上坂本吉太郎那里回来之后,小泉清已经在作战室里忙活了大半夜,两个眼圈都黑了。他已经把所有抵抗分子可能藏身的地方都在地图上一一作了标注,这样可以给司令官阁下做决策提供重要的参考。小泉清小鬼子是个工作狂人,这个工作没有干完,他就绝对不会停下来休息,用现在的话来讲,这小鬼子可能患有极其验证的强迫症。

小泉清这小鬼子一边干活,一边感叹着,中国对于日本人来说是不是太大了?相对于中国的国土而言,日本人太少,能用的军人更少,所以要集中兵力去占领和管理更有战略意义的地方。虽然说皇军已经占领了察南地区,但实际上也只是限于控制了县城以上的城镇以及平绥铁路沿线重要的乡镇,对于一些偏远的乡村以皇军现有的兵力而言,根本就无能为力。这点在宫本瑾的两个小队泉水沟伏击后司令部的反应中体现得淋漓尽致,皇军吃了那么大的亏,却不能去剿灭一小股土匪。

小泉清将最后一个代表抗日武装的小旗子标志插在山头上,才坐到了椅子上,想闭着眼睛眯一会。正在浑浑噩噩之间,直感觉到有人走进了作战室,这个时间会有谁进作战室呢,应该是打扫卫生的勤务兵吧,“出去吧,一会儿再进来打扫。”小泉清摆摆手,连眼睛也没有睁开。

过了一会,小泉清感觉那个人仍然没有出去,便不耐烦地又催促起来:“八嘎,出去!”

来人仍然没动,小泉清火了,我忙活了大半夜,好不容易想睡会,你这么不开眼偏偏这个时候来打扫卫生,他豁然睁开眼睛:“八嘎呀路,滚……”

声音戛然而止,小泉清眼睛瞪得老大,因为他惊讶地发现站在沙盘前面的那个背影竟然是坂本吉太郎,“司……司令官阁下,怎么是您?”

“嗯,小泉桑,你的昨晚辛苦了,大大的敬业。”坂本吉太郎慢慢转过身来,竟然也顶着两个黑眼圈。

小泉清重重地一顿首道:“司令官阁下,刚才卑职不知道是您,言语上多有冒犯,还请司令官阁下恕罪。”

坂本吉太郎摆摆手,笑道:“小泉桑,你严重了,如果每个帝**人都能有小泉桑这样专注敬业,大东亚圣战胜利指日可待啊。”

“司令官阁下过奖了。”小泉清重重地一顿首,“不知司令官阁下一早来到作战室所为何事?”

坂本吉太郎闻言叹了一口气,道:“不瞒小泉桑,我昨晚后半夜也是没有睡啊,你瞧。”说着他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

小泉清勉强从嘴角挤出一丝尴尬的微笑,坂本吉太郎这话让他没法接,因为他不仅看到了坂本吉太郎的黑眼圈,还看到了他脖子上的吻痕。

好在坂本吉太郎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的停留,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小泉桑,刚才我在沙盘上看到你将可能存在的抵抗力量都做了标注,这很好。”

“这都是卑职分内之事。”小泉清顿首道。

坂本吉太郎在沙盘旁的椅子坐了下来,整了整军装的下摆,道:“小泉桑,关于如何对付这股不明抵抗分子,你有什么好的想法,不妨说来听听。”

小泉清重重地一顿首:“司令官阁下明鉴,据卑职了解,目前察哈尔的抵抗分子主要分三类,第一类就是土匪。在察哈尔北部地区,有夜猫张、席仁义、二张飞、张凤鸣、花马老三、小五点(宋殿元)、宗秃子(宗孝)、苏美龙等十几股匪帮,其中影响最大的是“夜猫张”和苏美龙匪股。在察哈尔南部和绥远东部的坝上草原还有70余股大小土匪出没,这里面就包括老是找皇军麻烦的刘一刀。”

坂本吉太郎点点头,深以为然:“这个刘一刀的确可恶。另外,还有些比较大的土匪的活动范围基本涵盖察哈尔、热河两省境地,如荣三点、白三阎王、巴布扎布等,这些家伙的流动性很大,很难捕捉他们的踪迹。”

“卑职认为这些土匪还不足为虑,这些土匪都是一些地痞流氓,甚至是农民组成的乌合之众,没什么战斗力可言,干个打家劫舍、绑架勒索的事情还是可以的,但是要是说和皇军正面作战,恐怕这些土匪全部加到一起也不是我们守备队的对手。”

“嗯,这些土匪确实没有什么战斗力,只不过像皇军头上的苍蝇罢了,惹人心烦。”坂本吉太郎往后靠了靠,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说道:“那第二类呢?”

“第二种便是国民军,晋绥军自去年8月7日进行张家口保卫战开始,自11月9日撤出太原为止,对皇军顽强抵抗了整整三个月。根据特高课的情报,晋绥军战后全军十余万人仅存不足两万,大部分龟缩在晋北、察北、绥远一带,已无力主动攻击皇军。留在在我们察南活动的都是一些溃兵,和土匪没什么区别,也不足为虑。”

“嗖嘎!”坂本吉太郎点点头。

小泉清倒了一杯热水放到坂本吉太郎前,接着道:“第三,便是**刚刚成立不久的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政委兼主任邓华,参谋长熊伯涛。这个1分区除下辖1、、团外,还陆续组建了特务营、骑兵营、通信营、炮兵连、工兵连,发展的很快。还包括在灵丘、涞源、蔚县、广灵、阳原、浑源、平西、房山、怀来、涿鹿、定兴、易县、涞水等抗日游击支队。听说以后还将普遍成立县大队、区小队、村游击队或游击小组。卑职以为,以**的发展能力,这个第1分区,将来会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

“这个第1分区直接威胁着北平、张家口、大同、保定等地的皇军及其平绥线东段、平汉线北段的交通命脉。”坂本吉太郎喝了口水,目光停留在了眼前的沙盘上。

小泉清走到沙盘前,指着插在上面代表敌我态势的小旗子道:“司令官阁下,以我们守备队目前的兵力,很难对付三种势力当中的任何一种,中国人实在是太多了,地盘也是在是太大了。”

坂本吉太郎点点头,小泉清说的话,他深有同感,眼前在察哈尔的土地足有8万平方公里,整个日本也就8万平方公里不到。不算国民军和第1军分区,就是要消灭那些土匪,每股土匪皇军只能派出一个步兵小组,然而这能管什么用。

“难道我们就坐以待毙吗?”坂本吉太郎蹙着眉头问道。

小泉清眼中极度鄙视的目光一闪而逝,“不是,司令官阁下请看!”他拿起指挥棒指了指地图上一处沟壑。

“泉水沟?”坂本吉太郎一下子就认出了小泉清所指位置的地名,因为这个地方他实在是太熟悉了,前几天宫本瑾带领的金山剿匪的两个小队就是在这里伏击的,在接到川崎大队报告的时候,他一拳就把泉水沟这个位置的沙盘砸了一个大洞,现在的沙盘是小泉清带着几个作战参谋时候重亲补做的。

看着坂本吉太郎的额头上冒出的青筋,小泉清赶紧往左跨了一步,挡在了沙盘和坂本吉太郎的中间,生怕司令官阁下再发怒又把沙盘砸了。虽说重新做个沙盘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能避免还是避免吧,得把多余的时间和精力用在怎么消灭抵抗分子上。

估计是猜出了小泉清的用意,坂本吉太郎的眼皮跳了跳,他长出一口气,缓缓道:“小泉桑,你大可不必担心沙盘再次损坏。”

小泉清尴尬地一笑,闪到一旁道:“之前我们皇军部队屡次遭到土匪和不明抵抗分子的袭击,除了我们轻敌大意的因素之外,主要是我们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他们以有备算无策,焉能不赢?”顿了顿,又道:“中国古代就有三十六计,经过几千年的沉浸,这些中国人更是将这些诡计运用极为熟练,因此皇军才着了他们的道。”

“那你的意思是……”坂本吉太郎捋了捋鼻子下的一小撮卫生胡。

“司令官阁下,卑职以为现在是敌明我暗,不宜主动出击。”

坂本吉太郎眼中一亮道:“你的意思是引蛇出洞?”

“哈依!”小泉清重重顿首,“既然支那人对我们伏击,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给他们设置好陷阱,坐着等着他们上门呢?”(未完待续)

最新小说: 凡世驭 虚界封尊 两界之主 也要许你白首 天师小乞丐 腐烂元年 人生一串 商杀之风云 那些遇见 救驾1